甜粽子才是真理(2)

松本润幻想的鸡飞狗跳的奶爸情节并没有出现。



“小朋友,可以告诉叔叔叫什么名字吗?”



“你还记得你粑粑麻麻吗?”



“你几岁啦?”



“早饭想吃什么呢?”



不管怎么问,小孩就只是眼巴巴地看着他,完全不开口的样子。这让松本润一度怀疑这孩子是不是智力或者听力有问题。可是当松本润说“吃饭啦,咱们去洗手吧。”或者“要不要看动画片呢”这种命令式的事情的时候,小孩还是能乖乖听话动作。要是给他讲故事或者看儿童节目,小孩也看得津津有味。若是不理他,就这么放置在那里,小孩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发呆。




难道是不能讲话?



独角戏折腾了一上午,松本润甚至怀疑自己简直就是被这孩子耍了吧。独自一个人到了陌生的环境不哭不闹不怕不吵,你其实是个伪装成宝宝的老爷爷吧,还是年纪至少已经知天命的那种老爷爷。吐槽一番吃过午饭后,松本润决定带小孩去看了一下医生。



“先生,您侄子看起来声带没什么问题,建议您可以带他去看一下心理医生,这孩子有没有遭遇过什么心理上的创伤?”



做贼心虚的松本润只好拿出什么妈妈去世的理由继续搪塞,然后赶紧带着小孩离开了医院。



难道说还真得跟拐骗儿童的案件有关?



松本润仔细端详一下,嗯,这孩子还蛮可爱的,看起来也一副很好骗的样子,所以说被拐骗了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可是自己还是要出门的啊。工作狂松本润原本为了好好跟孩子熟悉一下破天荒的给自己放了一天假,再让他休息是根本不能的了。于是松本润在带孩子回家的时候又买了儿童的遮阳帽和儿童口罩来给这个可能的定时炸弹做一下伪装。



可怜正是天气炎热的时候,小孩给松本润这么一打扮,抱在怀里就像一个包装严密的肯德基全家桶。等他们第二天走到店里的时候,松本润才发现,怀里的小家伙一脑门儿的汗,倒像是冰箱没电的时候里面快化掉的一个可怜巴巴的冰淇淋。为此消失一整天的松本史无前例的遭到了以往所有花痴女店员的墙裂谴责。



松本润有苦说不出,好在他很快就全心全意地开始了工作。



可惜虽然新来的小孩子赢得了所有店员的欢心,似乎却没有赢得顾客的欢心。今天的顾客依旧寥寥。



早早地打发几个女店员回去之后,松本自己留下来继续他的巧克力研究。



店门被推开。



“润,一份巧克力酱荞麦面,我快要饿死啦。”



“就说不要每次来我的店里吃荞麦面啊,这里是高级的巧克力甜品店。真是的,不明白这两种东西混在一起要怎么吃的。说不定就是因为你总是这样乱吃,才尝不出巧克力的好坏的。”松本润一边抱怨着一边端上了一碗放了巧克力酱的荞麦面。



“好吃的东西放在一起有时候是会好吃加倍的吗,再说你并没有新的品种可以让我品尝啊,就算我是巧克力试吃员也没办法对没做出来的东西评价吧。诶亚,这个孩子是谁?你的儿子吗?”



“你快吃,然后赶紧滚回家去吧,这个是我亲戚家的孩子啊。”



来人是兼职在松本润店里做巧克力试吃员的樱井翔,也是松本润的发小之一。虽然平时樱井翔有着不错的工作,但是因为他对美食的热爱和独特的研究,也会兼职在这里帮松本润品评巧克力,报酬呢,就是松本大厨每天亲手做的晚餐以及店里的巧克力折扣。



“看吧,你做的巧克力就连最爱吃甜食的小孩子都不爱吃的。松润你这样下去不要说没办法比赛,只怕店面经营也会有问题的。”樱井翔看看对面的小孩面前一点没动的巧克力。



“什么嘛,这个小家伙刚刚睡了一下午,才醒过来自然是没有什么胃口的,对吧。过一会儿他一定会吃的。我可是严格按照店里的配方做的,火候配料都分毫不差。我家好歹也是百年老店的。”



对面的小孩却还是默不作声,一心一意玩着白天店员给他的一只小熊玩偶,那本来是用来做店里的吉祥物的。



任凭松本润软磨硬泡软硬兼施,小家伙也就是默默吃了一口,就乖乖的放下了小勺子,眼巴巴地看着苦口婆心要他在吃一些的松本润。



“算了,小家伙,我们不理这个做东西不好吃还欺负人的大厨,来,叔叔这里有很多巧克力糖的,我们吃好吃的糖。”



“喂,你这个叛徒,你居然是要去买别人家的巧克力呢。”



“冷静一下,润,这是公司里的节日福利啊。本来想拿去给二宫那个宅男,以防他懒得出门吃饭饿坏掉,现在当然先给这个小朋友了。来小朋友,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喂,你这样很吓人的好么?来,我们不跟坏蜀黍玩。”松本润来抱走小孩的时候才发现小家伙腮帮子鼓鼓的,就这么一会儿,刚才什么都不吃的小家伙竟然一下子就吞下了两颗巧克力糖。



“小贪心鬼,你也是个小叛徒。”松本大厨师狠狠地呼噜了一下小孩的头毛。


评论(2)
热度(47)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