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与贝(7)

大概是没人记得这个了,我发誓以后不再作死写长篇了。每次都是只想写一个小故事,然后强迫症发作为了写的圆满就越来人越多,故事越来越啰嗦。

前边写的我自己也忘记了,估计cp还挺乱的,要是有矛盾的地方,欢迎冷冷的冰雨狠狠地拍。




“我有一个梦想。”荒野坐在面包店的柜台后面面对这来买面包的人发表感慨。


“你可以先把厨房里其他刚出炉的面包拿出来在继续想。”樽太郎一边把刚烤好的面包往外拿,一边叫荒野帮忙。


“你怎么能这样,人鱼是希望和真善美的象征,从来都是富于感情和想象力的。”



荒野嘟嘟囔囔地做着工作,毕竟平日里只有他一个在店里真的很闷啊。



忘记说了,在新店宣传的这几天里,荒野由于目标过大一直被留在店里看门,樽太郎则带着耕太在外边忙前忙后。樽太郎看上去并不指望他一个贵族鱼能在店里布置收拾什么,也没有特意指派他什么工作,但是在家的时候还是会叫他做一点事的,大概是心里暗自期盼这少爷受不了赶紧跑回家去。



谁知道这条小鱼不但越来越来劲,这几天还没完没了的唠叨说有了新的经营企划。樽太郎细问的时候则被荒野用秘密两个字堵了回来。



好吧,只盼着这个少爷不要拆掉自己的店为好。



相比之下,另一个鱼就好养到令人感动。



除了每天念叨什么法器啊,升天啊之类令人不明所以的话之外,基本上除了吃就是睡了。不过这条鱼虽然吃得多,但是力气很大。虽然只是个不能变身的改造人鱼,但是目前来说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助力。



樽太郎从他零散的叙述里,知道耕太至少是做坐那种有钱人家的私人飞行器的,从而推断他以前大概是跟某个大家族相关的人,只是经历了些事变的现在这样脑筋不清楚吧。而从似乎没什么人来找这一点来看,说不定耕太的事就和一些大家族的事物有关。



也说不定是改造人鱼手术本身有问题。



不得不说樽太郎的分析很缜密,但是根本就离题万里。可是正常人谁会想到,这么个傻白甜这是个千年老妖精呢。




大翔自从耕太走失时候基本上也是操碎了心。但是他是个学生,平时又有自己的工作,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出去找鱼。虽然他并不放心,最后还是报告了相叶雅纪。



这一天大翔在休息时候浏览着社交网站,也希望能找到一些工作的灵感。忽然他看到一个很不起眼的帖子说是有一个新开的面包店,里面似乎有人鱼店员,而且几个工作人员的长相很是像樱井主播和人鱼画家大野先生。下边有很多人追问是不是想蹭樱井主播爱情故事的热度的想出名的面包师之类的。结果立马有人po出了一张模糊的照片,不过倒是可以勉强看清楚店里确实有两只人鱼在忙碌着。



虽然说帝国明面上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参加人鱼改造已减轻生育率过低造成的压力一向是大力支持人鱼外出工作的,但是即使是后天改造的人鱼工作的也很少。毕竟人鱼的福利待遇很好,更别说娶到人鱼的就算不是大富大贵,至少也是温饱无忧。这种情况下,人们大多倾向于给人鱼优渥的生活环境,毕竟人鱼生起病来后果可能是很严重的。



但是随后就有人爆料说,其中一条人鱼有点像樱井主播家的荒野殿下。大家纷纷表示怀疑,虽然知道樱井家的殿下跑去继续他父鱼未完成的事业,可是难道连面包店这个事业也要一并继承了?樱井翔家的霸气殿下难道其实是一个恋父小甜心?



大翔看着自从荒野的名字出现后一歪几万里的楼心塞塞,为啥大家都觉得人鱼终于还是会变成小甜心,鱼唇的人类。



但是那张照片他倒是十分努力的分辨了一下。凭着他对婚约者多年的了解,他直觉十有八九又是作天作地的人鱼发小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也许值得他走一趟。



荒野收起了自己的通讯器,心情很是好。在警察学校里学的偷拍技能简直好用。一张模糊的人鱼照片足够帮忙这个小店引起热度了,不必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到处宣传强吗?



樽太郎觉得很奇怪,这几天店里的顾客人数简直可以用直线上升来形容,面包销售可以说是供不应求。他在厨房里累到全身酸痛,荒野收钱收到手软。而耕太则是不停地举着比他自己还大好几倍的盘子不停的跑前跑后,到最后直接开发出了新技能。卷起大尾巴当做滑板划来划去。咻,咻,咻,嘿,贼快!看的樽太郎心惊胆战害怕他刹不住车把刚出炉的面包扣在客人脸上。


当然要是耕太知道樽太郎在担心什么一定会笑他的,咱们金枪鱼在水里那才是快速呢。



只是到下午时分就把店里的所有存货全都卖光了。樽太郎看看空荡荡的厨房只好打发走了依旧排着队不肯离去的顾客,提前关了店门。



“荒野殿下,也许您可以解释一下这件事情。”荒野一看樽太郎面色有些不好,心里有点发虚。樽太郎看起来是个很认真很死板又呆呆的家伙,难不成他因为顾客可能只是为了人鱼而来难过了?切,太小气了吧,最后大家觉得面包也很好吃还想再来不就可以了吗?



荒野打算实在不行就认个错,回过头想对策的时候看到了一脸面粉爬在柜台上睡到人事不知的耕太。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



“殿下你之前跟我说有一个很好的宣传方案,现在店里生意这么好多半是殿下你的方案有了效果。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宣传方法可以告诉我一下吗?”樽太郎看着荒野十分的坚持。



“只是在社交网站上发了些消息而已啊,你看你每天出门宣传,多么的没有效果,我也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啊。哎呀,荒野睡着了呢。我得把他弄回屋子去,省的他着凉了。”



荒野讪笑着就去抱耕太。谁想到耕太看着小小一只却出乎意料的重。荒野急于脱身咬着牙拖起耕太勉力行走。



“他可不轻呢,我来帮你吧。”樽太郎说着就要接过耕太。



荒野急着脱身,其实也是想回屋趁机删掉帖子的意思。自然不想让樽太郎跟上来,于是就拼了老命拖着睡得死沉的耕太回房间。但是到底下盘不稳,一个踉跄差点两个鱼一起摔倒在地。



樽太郎手疾眼快一下子捞住了两条鱼。



“荒野殿下,其实你化成双腿走路不是会方便一点吗?”自然人鱼在鱼尾和双腿之间的转化十分自如,所以衣服其实也是设计成双腿和鱼尾状态下都很美观的样子。樽太郎知道很多自然人鱼因为爱惜鱼鳞,通常出门在外的时候会用双腿时候更多。而在一些重要的场合才会展示他们美丽的鱼尾。樽太郎想不通荒野明明是一条自然人鱼就算是再怎么爱美也不用在屋子里也时时保持鱼尾吧,何况他刚才可是差一点摔倒呢。



“不要你管”哪知道荒野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搂着耕太赶紧走掉了。



回到了房间,荒野删掉了原始的帖子。想起刚才樽太郎的话一阵子郁闷,自己当然知道一般来说化作双腿会方便一点。就算是再怎么坚硬的鱼鳞也还是想好好保养以求美丽,谁让人鱼祖上就是水里的爱美生物呢。



荒野想起刚才自己的反应,完了,那个呆头呆脑的家伙不会认为我是传言里的那样吧。



事实上,警察学校曾经就荒野鱼尾的问题悄悄问询过他的家长,委婉的表达了出于对人鱼安全的考虑,希望荒野能尽量使用双腿来走路。但是被荒野用即使用鱼尾也可以有很好的表现,以及要给人鱼展示出更积极的形象为由回绝了。



有鱼尾看大家自然没什么不开心的。可是即使是不方便的格斗课或者是容易受伤的野外作业,荒野还十分固执的使用鱼尾就很惹人怀疑了。联系这位殿下出生的经历,很多人都说这位殿下八成是出生是受了什么伤害所以不能装换双腿吧。



荒野掀开被子看着自己美丽的鱼尾巴慢慢地变成两条细长白皙的腿,苦笑着挠了挠头。


评论(1)
热度(5)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