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与贝(8)

“你好,我是自由记者松本大翔,听说您家的山之面包店刚刚开业就十分的火爆,可以对你进行采访吗?“松本大翔拨通了店长的通讯器。



店长的脸确实有点像大野叔父呢。大翔心想。


樽太郎不知自己怎么会就这么接下了采访的要求,挂断之后忽然十分的发愁怎么在记者面前交流,想一想就觉得全身都不舒服呢。



采访约定在下午。经过这几日的赶工,樽太郎已经决定把闭店的时间提前,毕竟太累了也是不划算的呢。



荒野早知道要来的人是大翔,一大早就在盘算怎么给他一个久别重逢的下马威。于是等到一关店门就在卧室里不知捣鼓什么东西。樽太郎也不叫他,反正他来了不是发牢骚,就是瞎捣乱,好在还有一个帮手可以指挥。



耕太知道店长大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立刻拍着小胸脯把收拾厨房和出门采购东西的任务拦在了自己的身上。樽太郎开始也不放心叫他一个人去,但是想着提供原料的老板已经很熟悉了,要的东西清单也已经一早发送过去了。其实只是要耕太帮忙看着一点就可以了,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耕太你要乖乖地不要在路上玩,去铃木爷爷家的路你已经很熟悉了对不对。喏,这是给铃木爷爷他们的礼物。你不许偷吃。”樽太郎还特意拿出了一早预留给那家店老板的面包作为谢礼。毕竟那家老板一向对耕太十分喜爱和照顾。说来也是因为铃木一家除了几个送货的工人,店长家只有老夫夫俩,亲生的人鱼儿子,前几年远嫁了,所以大概是出于思念之情,对于小人鱼就格外的和蔼。



耕太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都记下了。然后就拿好东西出门去了。



大翔并不知道自己刚好错过了自家丢的鱼,按照约定的时间在闭店时分来到店里。大概是看到大翔也只是一个年轻的记者,樽太郎感觉自己的紧张少了一些。于是带着大翔在店里里里外外的参观闲聊。



“来来来记者先生,这是本店的招牌面包,你来尝一尝吧。”一个带着口罩的店员为大翔端来了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面包和一杯香喷喷的咖啡。



大翔拿起面包来咬了一口,嗯,是自己最喜欢的咖喱面包呢。



然后又端起香喷喷的咖啡。咖啡杯很是精致,咖啡的香气很是浓郁,闻起来很是不错。可是,,,大翔撇了一眼带着口罩的人直接就把手里的咖啡泼了过去。



店员一下子就跳去了一边,身形特别的灵活。然后他把口罩一摘,“姓松本的,你袭击人鱼啊,那可是刚煮好的。”



“你带着口罩我也知道是你,樱井荒野。看见你我就知道没好事。你这么好心给我端好吃的?你介绍的时候你家店长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子,显然他不知情。肯定是你又搞事情。哈,我就知道你没本事在面包里做手脚,一定是偷懒在咖啡里下手了对不对。”大翔看着狼狈躲避的荒野一脸得意的拿起桌子上的面巾纸。



“哇!你这个家伙在面巾纸里放了什么?“



荒野看着眼泪汪汪的大翔终于心满意足了。




完全懵逼的樽太郎后知后觉想起记者是姓松本的,偷偷登陆社交网站看了一下。果然呢,于是他决定放着这两个大神自己玩。如果弄坏了东西,两个公子哥家里总有人会来赔钱的吧。



忽然樽太郎发现他的通讯器有通话接进来。



“樽太郎先生,请问耕太是不是上午有事情不能过来啦?如果你们忙不过来我就直接叫店里的小伙子给你们把货物送过去好不好?”



“可是,耕太已经出门好久了啊。”




相叶雅纪接到大翔的通知来的很快,他们很快就锁定了樽太郎给耕太临时购买的通讯器的位置。通讯器确实是被人丢弃在面包店去面粉店的路上。相叶雅纪调取了路边的录像显示耕太开始的时候是遇到了两个看不清脸的人,然后被他们带上了一辆车。随后那个通讯器被丢了出来。车子很快钻进了监控之外的小路消失在了盲区里。



大翔看着自家丢的小鱼就这么又失之交臂有点担心。本来相叶雅纪是要带耕太去人鱼研究院至少还能保证他的暂时安全,可是现在由于他执意留下他又监护不力,直接导致人鱼就在他的眼下丢了两次。伤害人鱼是大罪,那些人恐怕不是好对付的,早知如此还不如让相叶把他带走,还可以摆脱爸爸生田斗真照顾他。



“大翔,你也先不要过于忧虑。我立刻把视频带回去给相关人员分析。”相叶雅纪就匆匆的告辞了。大翔看相叶雅纪要走赶紧跟上去“相叶叔叔,这是绑架吗?那些人如果通知来交赎金怎么办,你们就这么走吗?”



“大翔,好孩子,你留下来看着他们,别让他们冲动行事。这件事有点危险,那些人是我们追踪的鱼贩子,他们一向神出鬼没,我们还没有找到他们的巢穴在那个星球。我们得赶紧去抓人。要是让他们把人鱼运送出境就不好了”



耕太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个车里,他感到自己迷迷糊糊的全身没有力气。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因此有点不开心。


“别乱动,小心我揍你。”前排有人在威胁他。



耕太勉强抬手揉揉脑袋,但是发现自己的手被绳子捆住了。他努力回想昏倒之前的事情。


樽太郎哥哥告诉他送些东西去铃木爷爷那里,他收拾好了厨房的用具很快就就出了门。


“我跟你说我们应该尽快去海边,反正出海后就会很方便。”


耕太突然听到路边的人谈起要去海边的事情。虽然大哥说过不要随便跟路边的人说话,但是耕太很想快一点去海里,于是就过去和他们问起去海边到底有多远以及船票到底有多麽贵。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耕太觉得头有点疼,他听到身边有啜泣的声音。他回过头发现身边还有一个小人鱼。这个人鱼看起来白嫩白嫩的,特别的小,似乎还没有成年。此刻他正坐在车子后排座上,大概是刚醒过来,此刻他正坐起来在那里抹眼泪。


耕太伸手把他搂过来,“你怎么了,是不是饿了,你是司机大哥的孩子吗?咱们这是要去那里呢?”


小人鱼听到这里哭的更凶了,叫着要回家。前排的两个人里有一个人走过来,朝两个人大吼要他们安静一点,否则现在就打晕他们。


耕太觉得事情可能跟他想的有点不一样。他看到他的面包袋子还被丢弃在车厢的角落,大概是他们害怕随便丢东西惹人注目,所以随便丢在一边的,于是拿出来喂给小人鱼吃,逗他开心。


晚上的时候他们很快到了一个仓库,耕太和小人鱼被那些人弄下了车关进一个屋子。


“我们是被绑架了?难道是要被做成鱼罐头吃掉吗?”耕太终于跟小人鱼弄清楚了自己的处境。这太可怕了,自己还没有找到法器赔给贝先生呢。


那些人很快又进来了,硬逼着耕太和小人鱼进入了跳下了一个装满了鱼的大箱子,然后箱子似乎被推着走了起来。


“我们可能是要被弄到船上运走了,我害怕,想回家。”小人鱼又开始哭起来。


耕太本来心里一直想着只要被送上海面自己还可以带着这个小孩子逃走,没想到直接就被和很多鱼一起装进了铁箱子。


我就要这样被做成鱼罐头了吗?


评论
热度(3)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