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与贝(9)

“鱼呢,这不是一条金枪鱼吗?我叫你们弄点人鱼来,没叫你们弄一个人和一个鱼来。”



鱼贩子觉得自己算是撞邪了,明明运出库房的时候,是好好的装进箱子里两条人鱼,怎么到了船上打开就变成了一个人和一个金枪鱼了?



神乐也是懵逼的。



事情回到几天前的一个早上,父亲告诉他,他们要去抓捕几个经常诱拐和贩卖人鱼的组织。因为这伙人特别的狡猾,父亲他们一直都找不到他们运送人鱼的路线,所以想要派人装成人鱼潜入进去。神乐虽然是刚刚进入警察局,但是从小很聪明。人又长的完全是随了二宫和也的样子,灵秀显小,很像人鱼,于是就被推举吃了变身药丸装成人鱼被拐走。



事情很顺利,神乐很快就被那些人盯上被拐走了。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半路蹦出来耕太这么一个傻里傻气的人鱼。明明被绑架了,却一点也意识不到危险。开始他还以为这大概是和几位叔父差不多的勇敢的人鱼。哪知道这个鱼根本就是不懂世事,一旦知道自己是被绑架了就开始大叫,还在运送他们的箱子里乱动乱游个不停,还在哪里瞎比划,嘴里念念有词。



“糟糕,口诀都忘记了。到底那个法术可以弄开这个东西啊。”



这怕不是给吓疯了吧。



箱子里本来空间有限,空气也有限。神乐也不是真正的人鱼,而事实证明药丸达成的暂时变化的只是外形而已,并没有过多的提高他的水性。箱子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又有一条人鱼这么瞎折腾,这让神乐更加的感觉到呼吸困难。神乐想,不如就把爸爸他们叫过来吧,可是这样就不能得到他们的运输路线了啊,必须要忍到他们的交易地点。



他们似乎已经上了船。神乐暗自希望海上空气能充足一点,能多一点溜进这个箱子里,这样能让他不至于第一次当卧底就窒息死在这个箱子里,尽管他现在真的感觉肺有点痛。他费力的摆动鱼尾巴,尽量让自己接近箱子盖,他这个帝国警探可是还要保护这个无端被卷进来的傻人鱼呢。



“到了。”神乐隐约听到外面有人这么说。



到了?开船也就一小会儿,他们难道是在海上直接交易的?还以为他们是有什么渠道送去那个不知名的荒星呢。买家也太胆大包天了吧,直接在帝国里做这个事情,很容易被抓住的,而伤害人鱼是大罪啊。



那个人鱼似乎更激动了,特别的害怕。整个鱼都缩在了一起,几乎快哭出来了。神乐想去安慰一下他,但是他想到自己是在扮演一个惊慌失措的未成年小人鱼,于是默默的握住了右手手腕。那里有植入他身体的芯片,如果他用那个发信号,相叶雅纪就会赶来救他,而现在似乎就是时候了。



就是现在了!



神乐想着的时候,左手就这么按了下去。然后一阵金光出现,神乐就好像在狭窄的箱子里放了一个巨无霸的闪光弹,几乎把他的眼睛闪瞎。



这芯片还有这种操作?


神乐觉得有点懵逼,赶紧蒙住眼睛。这芯片明明是他跟爸爸还有生田叔父他们一起开发的,不记得有这么酷炫的特效啊。



没等他明白过来,就觉得下身一阵的疼痛,几乎让他失去了意识。



耕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一路上他都被要被做成金枪鱼罐头的恐惧支配。这完全要怪荒野之前给他看的古人类做金枪鱼罐头的jin片。要知道现在的人们为了避免惊吓到人鱼,连普通的鱼类食物都很少吃,更不要说那么血腥的制作鱼类食品的视频了。耕太想想这那些被搅碎了装进罐头的碎肉,几乎要吓坏了。



他感到那些人似乎是要打开箱子了。他的脑子里瞬间闪过了樽太郎哥哥和荒野的脸,自己要是听他们的话就好了。还有贝先生,他做的食物真的特别特别好吃呢。自己还没有还他的法器,还一声不吭的跑走了,他一定认为自己是一个坏鱼的。



他越想越难过,难过的似乎有些呼吸困难,他努力划水挣扎着,本能的想要上浮。然后他眼前闪过了一道金光。



我怎么又变成金枪鱼啦?



耕太在金光中感到了脑袋一晕,呼吸更加的困难。但是现在可不是懵逼的时候,金枪鱼可是不游动就会窒息的生物啊。耕太只得快速的搅动尾巴,让水快速的运动起来。



神乐简直是惊呆了,他只见过人鱼在人和人鱼之间互相装换,从没见过人鱼在人鱼和鱼之间互相装换的。



还是一个金枪鱼。



难道人鱼的祖先是金枪鱼?



我是发现了什么重大的科学真相吗?



更懵逼的是,自己的变身药丸不是还有好几天的有效期吗,为什么随着那个人鱼的变身自己的药物就失效啦?



本来借助人鱼的外形,神乐还可以勉强让自己浮在箱子的上面呼吸一些空气。这下他变成了人形就开始不停的往下沉。更别说箱子里还有一条疯了的金枪鱼在不大的空间里不停的折腾,把箱子里的水搅和的跟开锅的饺子汤似的。箱子里本来装样子的鱼都被金枪鱼的鱼尾巴拍的跟子弹似的到处乱飞,好几条都击中了神乐的脸。神乐实在受不了这种鱼尾巴不断拍脸的境地了,只能转过身扒住箱子边,用箱子壁保护自己可爱的小脸远离鱼鳞,同时盼望着相叶雅纪能赶紧过来把他从嗖嗖飞鱼的箱子里救出来。



然后鱼贩子就这样打开了箱子盖。


评论
热度(7)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