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与贝(10)

神乐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神乐从被发现就机智的劫持了一个鱼贩子做人质,而相叶雅纪也很快地赶到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鱼贩子的船上竟然有炸弹,看到有人来抓他们就引爆了炸弹,希望把船上其他的人鱼都炸死。幸好神乐反应很快,快速的跳进了那个铁箱子里,跟着一起飞进了水里总算侥幸捡回了一条命,但是他伤的很重。为此相叶雅纪回家自然是没少被二宫和也修理,但是相叶雅纪拐着儿子干这么危险的人物也是自知理亏,不敢有什么反对。其他的人鱼虽然多多少少有受伤的,但是被封在装满水的箱子里多少也算是有点缓冲。相叶雅纪来的及时,办案经验又充分,很快组织起人力把那些箱子打捞了起来,把人鱼都护送进了医院。

耕太却在箱子落水的时候被甩出了好远,迷迷糊糊的就飘向了深海。重新落进了大海的耕太算是回了家,这下子算是开心了。他先是撒欢似的在海里游上了几个来回,又撵着小鱼小虾愉快的祸害了一番。

开心完了,耕太努力思考自己该去那里找法器呢?

他忽然想起在自己哥哥曾经修炼的海域离这里就不怎么远,听说那里是有很多宝物存在的地方,不如自己去那里看看,说不定就会有所发现。

金枪鱼在海里的速度并不是什么问题。他很快就到达了那片海域,他耐心地在哪里搜寻着那片海域。不过说起来他以前并没有过法器额,那么法器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就是在这里吗?”大翔此时正和荒野穿行在医院的走廊里。

“我设计的窃听器可是我的拿手绝活,这方面就算是神乐和径那两个怪物也比不过我。你不知道的吗?”荒野送给大翔两记卫生球眼。

大翔懒得理他,但是也必须承认他说的没错。明明樱井叔叔是那么大方稳重的主播,大野叔叔是才华横溢画家。荒野这条作天作地的鱼也不知道是像他们哪一个,从小就扒人墙角,听人八卦的。

相叶雅纪走的时候,荒野就趁着他和相叶雅纪说话的时候偷偷放了个小东西在他的身上。虽然相叶雅纪很快发现了,但是也足够他们追踪到这里了。

“要是没有我,你这个记者要怎么拿到新闻呢?忽然感觉我也可以跟你抢饭碗啦。”荒野指着医院一个病房里的神乐说。

“神乐,我问你。和你一起被绑架的那个人鱼去哪里了?”

“你说哪一个?船上的人鱼不是全都被护送回去了治疗了吗?”

“就是在面包店附近路上被骗走的那个,我们在医院里没有见到他。你在他们的巢穴没有见到吗?”大翔之前已经和荒野进医院看过了,并没有发现耕太。

“喏,就是他。”荒野拿出之前和耕太在面包店拍的照片。

“你们为什么要找这个人鱼?你们认识他吗?”

“为什么要找这人鱼,你还看不出来吗?”荒野冲着大翔挤眉弄眼。来的路上他就发现大翔对耕太过于关心,三言两语就打探出 了大翔就是耕太一直说起的贝先生的事。一直说他就是个拐骗未成年人鱼的谎话高手,直教大翔悔恨自己嘴快。

“那是你的人鱼?”

“那是我捡的人鱼。他无家可归又说不清楚自己的事情。我只是带他回家帮他找家人而已。你这么问就是见过他了,对吧。他没在医院是被送去哪里了?不会是被你父亲送去研究院了吧。他之前就一直说他来历不明要把他送去那里。”

神乐看大翔确实不像是知道那人鱼能变身鱼的原委实情的样子,而他父亲叮嘱过,这件事要先保密。

“没有,他掉进海里了。爸爸他们在搜索呢。”事实上他只把实情告诉了相叶雅纪一个人,毕竟人鱼变成了鱼这件事透着奇怪,说出去也不一定有人信。

“掉进海里?”虽然人鱼掉进水里也淹不死,可是在帝国人的意识里,人鱼终究是需要呵护的种群。一条看上去没成年的人鱼就这么掉进深海可是特别的危险的。

“你别太担心了爸爸他们还在海里搜索呢。”

“不行,当初是我把他捡回来的,我必须得去看看。”

耕太并不知道岸上的人各怀心思在找他。他还是努力的一边玩耍一边找寻所谓的法器。

可是这里跟其他的海域相比好像也没什么不同呢。怎么办啊?

随着时间推移,耕太觉得肚子饿了。就算他的身体再怎么特殊,在他被绑架的这几天可是一直没有吃过东西了,掉进海里之后又一直游来游去的,十分消耗体力。可是他变成人鱼后改变的味觉并没有随之改变。此刻他好想念贝先生的料理,想念面包店的两个哥哥。

如果自己不能变回去,会不会自己就要活活饿死在海里了。

忽然他发现前面的海水里有些闪闪发亮的东西。他有在节目里看到,说是挺珍贵的东西。不然就拿些这个去给贝先生好了。

还好他的法术还是可以用的。耕太赶紧用法术收集了一些亮亮的东西。

哎!

耕太搬东西搬的忙碌又开心的时候发现远处似乎有灯光传来,而他刚才居然没有注意到。灯光传来的地方还有什么东西在动,看起来还很大的样子。是什么新鲜物种的鱼吗?不如去打个招呼吧。

耕太快速的游过去。

这是什么?好像是蚌壳?珊瑚?还是什么怪鱼?耕太觉得很怪,他从来没见过这样大的东西。他试图发出些鲸等大型鱼类的语言和他交流。对方却似乎十分的冷淡,完全不回应他的样子。

耕太却不以为意。他掏出他刚才收集到的好多亮晶晶游过去,用鱼类的语言说。“喏,这个给你好不好,我们可以交朋友吗?”

然后耕太听到biu的一声,就昏过去了。


大翔和荒野是在搜寻人员换班的时候混上其中一艘潜艇的。在另一艘潜艇上的相叶雅纪一直没发现他们。人鱼出事都不是小事,可是现在人们有人鱼都疼爱的很。几十年来基本都在解决诸如怀孕期间到底能做几次之类的鸡毛蒜皮小事的人鱼保护协会终于摊上了这种鱼命关天的大事,自然舍得花钱在这种事情上。

耕太失踪的越久,大翔心里就越不安。也许自己该像其他的人鱼监护人一样看好他的,不该留他一个人在家,更不该在发现他失踪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告诉给叔叔。

尽管心里猜测这着耕太也许只是回到他来的地方了,毕竟他本来就是来自于大海,但是大翔直觉这个孩子背后一定有很多其他的秘密。而现在这些秘密就要永远消失了吗?自己也要永远见不到他了吗?

“有发现。”有人报告

之间前面的水里有一个像一个人形一样的不明物体在漂浮。不明物体的形象被放大,大家都倒吸一口气。那分明是一个失去了知觉的人鱼。

大翔看着躺在人鱼研究院治疗仓里的耕太十分的担心,好好的一条人鱼明明是掉进水里却烤的焦黑漂在海里一动不动的简直是吓死人了。要不是大翔亲眼看见肯定以为耕太是被面包师傅一起丢进了烤箱里面还给烤焦了。

生田斗真推门进来看见儿子这个望穿秋水的样子也是好笑,抖了抖手里的诊断报告走了进来。

“根据检查结果,这个人鱼的伤痕是烧伤。“

“人鱼在海里被烧伤?”

“我也觉得很奇怪,不过人是你捡回来的,你要是不清楚,我当然也不知道啊。现在具体的情况还要等他醒过来才知道。但是眼下又另一个事情要和你说一下。”

“什么事啊,爸爸。”

“你的人鱼护理课的成绩还是很不错的应该对人鱼手术的研究原理应该比较了解吧。简单来说就是强制的把人类的基因返祖化处理,然后再掺入从自然人鱼提内提炼出的始祖人鱼的基因。基因的改变使得人鱼自身的内部构造重新分化从而使得他们获得了生育的能力。因为终于算是外来的基因对人类的身体影响很是重大,所以经过手术的人鱼身体都十分的虚弱,而且根据自身的素质一生都得跟外来基因的各种程度的不良反应做斗争。手术中越是混入基因多的人鱼就越容易生育,但是混入基因越多,需要承担的风险和不良后果也就越多。“

“爸,你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我想说的是,即使人鱼手术现在已经这么成熟了,现在的人鱼也不过是借助原始人鱼的基因获得了一点人鱼的能力,混入的人鱼基因十分的有限。可是你带回来的人鱼却特别的奇特。”

“奇特?”

“没错,他的情况,我听雅纪跟我说过一点,所以有点介意。于是我在给他做治疗的时候顺便就给他做了一下基因检测,希望有助于找出他的身份来历。可是你知道吗,他的基因特别的奇怪。因为根据他的基因检测结果,他根本不是一个人类。”

“这有什么奇怪的,他本来就是一个人鱼啊。”

“可是按照你们之前说的,他并不是先天生的自然人鱼,那么作为一个改造人鱼,不管他的改造手术是不是合法。他的基因应该至少有九成以上是人类的基因。但是他的基因里跟人类相同的程度远远低于其他的人。反而跟鱼类的基因的相似程度高到吓人。“

“您的意思是他是一条鱼?”

“确切是说基因的组合更像是鱼类的基因里混入了少量的人鱼基因。”

难道这小孩之前说的是别的意思?

“你想到了什么吗?”生田斗真问他。

“我只是觉得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你们人鱼研究院这么多专家花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才勉强在人的基因里放进了这么点点人鱼的基因,使得人类不至于灭绝。难不成这世界上还有人能把一条鱼变成活蹦乱跳的人鱼?”

“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但是这孩子确实十分的不平常。不说别的,就是他这一身的重度烧伤,即使是在一个身体健壮的战士身上也多半是九死一生的结局。可是这个孩子你看到了,我们只是把他放在急救用的治疗仓里他就已经自己脱离的生命危险。老实说就算是大野智,也未必有这样的恢复力。其实说起来最初的人鱼实验因为被当时的人类认为是不合伦理收到过打压,流传下来的资料十分的少。可供参考的资料有限。其实仔细想一想,对于最初的人鱼的来源我们也几乎算是一无所知。那些从海里来的原始人鱼究竟是怎么出现的,跟鱼类是什么关系,我们也不得而知。也有古生物学家认为他们是从鱼类进化而来的。”

“那爸爸你的意思是耕太他返祖?那你们打算怎么处理他啊。”

生田斗真歪头看了他一眼“你是觉得我会把他送进实验室里大卸八块吗?现在的人鱼法案已经很是完备了,如果他自己不愿意,没人能强迫他来做这个实验。人鱼研究院又不是塞壬。更何况咱们家奇怪的人鱼还少吗?也不差他一个。这些资料我会暂时保密不会上报也不会告诉别人,一切等他醒过来之后看情况而定。”

大翔知道生田斗真自己对人鱼手术研究的立场,所以也没在说下去。他回头看看治疗仓里的耕太。

‘爸爸,你看,他这是怎么了?“大翔忽然发现耕太那些被烧坏的鳞片正在一片一片的脱落。

“你先出去吧,我给他检查一下。”生田斗真看到这一点连忙把大翔赶了出去。

评论(5)
热度(7)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