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在一起(9)

樱井翔今天依然没有去花艺教室,陪着大野智在家玩泥巴。大野智很开心,在画室里撒欢儿地玩到不亦乐乎,还给樱井翔捏了好几个泥人雕塑好放在教室里,因为樱井翔说过他很喜欢。



“呐,智,你现在快乐么,每天被我关在家里你是不是觉得不开心呢。”



“唔,不会哦,小翔对我这么好,照顾我,陪我玩,还给我做好吃的,我很开心呢。”



“不会想得到自由吗,去外面转,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小翔你想去哪里吗?”



“没有,我只想待在这里,和你在一起。”



“那样的话,我也只想待在这里,和小翔在一起。”大野智假装歪着头想了想。



樱井翔听着摸摸大野智的头。



“好困额,小翔。”



“那就睡一下吧,我会陪着你的哦。”



“唔。”大野智迷迷糊糊地应了一下就靠在樱井的肩膀上睡了过去。



樱井翔确认大野智已经睡过去之后,轻轻地把他放在地板上,然后将他捏的几个泥人拿起来。他拿着这几个泥人走出画室,走下楼梯,穿过客厅,来到玄关处。那里有一个储藏室,储藏室的角落里有一块地板有些与众不同。他翻起它,那是地下室的门。



樱井翔走下又窄又陡峭的小梯子,地下室很暗,没有光,但是樱井翔并不以为意,他在黑暗中准确地走到一个置物架前把那几个小泥人摆好。



“既然你也觉得留下来不错,就请你一直留在我身边吧,智。”



摆放好东西之后,樱井翔走回房间,看到大野智似乎睡的并不是很安稳。他走过去温柔滴抱起大野智的上身。后者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待着半梦半醒的迷茫和模糊口音说。



“小翔,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海边钓鱼,钓到好多好大的鱼啊。可是那些鱼忽然张嘴咬我,我跑啊跑,它们就在后边追啊追。海边还有一株特别大的漂亮的树,树上有好多漂亮的花,还有一个特别漂亮的箱子,箱子里边有一个很漂亮的镜子。鱼咬我,树就在那里笑啊笑,笑的很大声的。”



樱井翔默默他的头,“好啦好啦,明天带你去海边钓鱼吧,省的鱼都长腿跑上岸来咬你啦。”



“为什么一直联络不到你,我有事要问你,为什么斗真他会成为死神,而且他还不记得我了。”



“人死即是往生,他都死了自然不记得你。成为神不是很好吗,你们凡人不是做梦都想成为神吗?”



“我只希望他活的开心,死后能安息,了无牵挂的开始下一个人生,可你骗了我。”



“我骗你?拜托,给你手账的明明是恶魔,教你用手账的也是恶魔。我只不过是说了几句用这个手账可以帮你殉职的爱人报仇之类的话,你就把人家写死了。可笑啊,本来想着救人的天使医生,却变成了嗜血的杀手呢。”



松本润握紧了手机,是了,当初他拿到笔记之后没多久,斗真就进了手术室。他忍不住写上斗真的死在一个月后,唯独死因却怎么也下不了笔。结果爱人在康复后他们的蜜月旅行中为了抓捕逃犯殉职了。自己不知怎么的就用手账杀死了那个人,然后自己就被这个人缠上了。



“不想帮你去世的爱人继续他未完成的心愿吗?好好的守护这世界,净化这个世界。”



直到今天见到斗真他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无法原谅那个没有好好和爱人在一起的自己罢了。改变斗真死期也好,杀其那些坏人也好,其实只不过是自己放不下啊。



“呐,呐,先生,这个人类的饭好好吃哦。”松本润回过头,是依然不把这里当做别人家的生田正坐在自家地板上大嚼着晚饭。



“又吃到鼻子上啦,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松本润伸出手帮他去擦的时候自己才觉察出不对劲,变成了手停在空中擦也不对,不擦也不对的情况。



对方却煞是灵巧地把大鼻子往他的手上一蹭,然后露出做了坏事的淘气笑。



一样的淘气,一样的笑容,可是手上感觉到的只有一抹冰冷的体温。



“你可以不要每天跟着我吗?我偶尔也想要有自己的隐私的。再说,我又不会跑掉的。”松本润对死神生田斗真说。



“可是这是我的职责,你说不定会需要我的帮助的。”生田噘着嘴表示被嫌弃了不开心。



松本润就是对着这样的他没有办法,但是这意味着他没有办法拿出那本手账。他知道那本笔记原本就是某个死神的东西。也许一旦他拿出那本手账,面前这个死神就会抢走它。



他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到底是不是那本笔记让生田成了死神。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名字也写上去,搏一搏自己能不能借此和生田重新在意的机会。但是也许不会吧,毕竟自己早已双手沾满鲜血,说不定死了就只能下地狱。更何况他真的不想要有生田的脸的死神看到那本笔记,毕竟他曾经亲手把爱人的名字写在上面宣判了他的死期。



松本润心事重重的下了班,路过一家看起来很不错的宠物咖啡厅。



“里面的猫咪和狗狗好可爱啊、”松本听到他的背后灵发出这句感慨,回过头的时候发现那个死神正把自己整个人都扒在橱窗上。



松本想起生田生田最是喜欢长毛的动物,尤其是猫猫狗狗的。他们同居的那些年,生田总是不时地拿一些小猫小狗的照片来给他看,还总是要看一些养宠心得,遇到有趣的就会立马记下来,那认真的架势不亚于某些备孕的妈妈。



他俩有阵子还极为认真的讨论过要是以后退休了,要养什么样的动物来打发晚年。



可惜二人都是忙起来就不分昼夜的工作狂,生田那些铲屎官努力笔记最终还是随着他的英年早逝付诸东流了。



松本想起往事越发受不得小死神这幅可怜巴巴的样子,决定带着他进去看看。但是他很快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从店里走出来的店主正是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这个人其实总是有点让他不舒服的,似乎他总是喜欢用一种可以看穿以前的眼神来打量他。这让松本润很是不舒服。但是他也很难在这个时候开口带着生田斗真离开。



他点了单,顺便叮嘱生田不要做出惊吓到凡人的举动。生田歪着头笑,直到松本答应帮他外带一份店里的招牌甜饮回去才笑眯眯的坐到桌边不再去打扰那些猫猫狗狗,但是松本润还是觉得那个店主似乎是往生田的身上撇了好几眼,他不确定相叶雅纪看的是那些忽然受到惊吓的猫狗还是也能看到生田斗真。



相叶雅纪感觉到了有死神的到来就自行隐去了身上的气息,毕竟他在人间多年又经常出入神社。他是有自信可以骗过那个小死神的。但是令他惊讶的确实那个小死神的面容,几年的时间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对这张脸还是记忆犹新的,而这个死神居然跟上了松本润,这让他十分的不安。他偷眼观察,知道松本润是可以和死神交流的。松本润是快要死去了吗?



相叶雅纪匆忙在他们离开后关闭了店门,他小心的隐藏行踪不被那个小死神发觉,果然看到他们一起回了家。



松本润趁着生田斗真在和他临时抱回家的流浪狗玩的时候自己一个人走上了天台。他拿出一只烟吸了起来。他已经辞去了医院的工作,毕竟他已经时日无多,所以抽那么几只烟也不再是什么禁忌。



他知道时间紧迫,生田斗真可能随时会来到自己的身边,也许现在正是时机。



他拿出了那本他之前藏在天台一个角落的笔记本还有一只钢笔,然后一笔一划的写起来。

松。。。本。。。


评论
热度(15)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