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在一起(13)

松本润回过头,发现是相叶雅纪。相叶雅纪竖起食指示意他不要出声,跟上他。果然他们出了店门,左拐右拐的来到一个偏僻的所在,发现有两个人正在一起打斗着,其中一个人明显不是对手,很快就被另一个一脚踢飞出去。但是后者却并不示弱,还是固执的往上冲。



“斗真,不要。”松本情急之下,忘了顾忌,脱口喊着死神的名字,因为他认出打人的是樱井翔。



“松本医生,既然你不愿意再跟我合作也可以,只是你的小情人的手账,恕我不客气了。”樱井说完扬了扬手中的手账离去了。



相叶雅纪想要去追,但是看生田受了伤也不放心就这么丢下两个人,想了想只好带他们去二宫的神社。



二宫想这大概算得上是一大历史场面了吧,神官,死神,恶魔族的王和一个死神手账的契约者共处一室商量事情,而且一点没有要打起来的迹象。说出去多半都没人信。



但是事到如今隐瞒也只能让事情更糟糕。就算松本润再不愿意也只能跟生田说出实情。



“所以你一直有一本手账,而且前世我们是爱人。”生田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可是我一点也没有从你身上感觉到死神的气息。而且我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



“那是因为之前有别的恶魔在他身上下了禁制。我也是等他杀孽增多之后才勉强察觉到的。你只是一个新晋的小死神,察觉不到也没什么稀奇的。”相叶雅纪解释说。



“斗真,你一点也想不起来吗?”松本润说。



“对不起,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你说的事情。我只有死神界的记忆。”



“神界的洗礼是十分彻底的,他已经算得上是另一个人了。”相叶雅纪拍拍松本润的肩膀。



“好了,现在樱井翔抢走了这个小死神的手账,我们要怎么做呢?”



“我们一定得快点阻止他,要是他拿那本手账乱写,那么斗真岂不是有危险了?”松本润急的不行。



“如果他能自己写,刚开始他为什么不直接哄骗走你的手账?要知道说句不中听的,你那时可算得上是万念俱灰,虽然不知道樱井翔到底是个什么变的。但是哄骗那个时候的你放弃手账去寻死也算得上是并不困难的。他大费周章骗你行事,现在又从生田手里硬抢走手账。我想无非是两种情况,一是拿生田威胁你,继续听他的命令。二呢就是另外找一个傀儡,拿着那本手账胡作非为。”二宫分析。



“我一直很想知道,他肯定并不是凡人。凡间的善恶也就与他无关,那么他为什么一定要松本润那手账去杀那些所谓的恶人?”相叶雅纪说。“ 我总有一种感觉,这一切一定都和智有关。”



“所以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跟大野智有关。那么我们就应该去大野智那里探查清楚。”二宫和也打了一个响指。



“你知道的和也,自从上次我打草惊蛇之后,樱井翔家的禁制和结界如同铁桶一般。我何曾不想去查一下,可是我们根本不可能不惊动他而偷偷进去。”



“你猜,今天上午谁来过神社?你的小家伙可能也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被蒙在鼓里呢。”



大野智回到家仔细的检查了自己的衣服没有什么大的污迹,然后他又认真的把那双小翔平时不怎么穿的鞋子擦干净。他想着说不定可以尝试一下利用自己的能力弄干净这双鞋子的时候,忽然从窗口发现樱井翔的车子正在朝门口驶来。



大野智匆忙的把鞋子放好,然后跑进画室里开始摆弄自己的颜料,还特意弄到身上一些。



此时樱井翔则在打开大门走进来。樱井翔穿过客厅走进画室悄悄从大野智身后走过去,把他拉进怀里。



“智,你怎么还在画画?幸好我记得中途回来看看你,不然你肯定又忘记要吃午饭了。”



大野智装作受到了惊吓,举着画笔呆呆的被抓包的样子。就着樱井翔环抱他的姿势,向后倒进樱井的怀里,用柔软的头毛蹭着樱井的下巴笑眯眯地撒娇。



樱井翔终于还是一幅拿他没有办法的样子走进了厨房,拿出早上准备好的午餐材料开始做饭。大野智暗暗的长出一口气。



吃过午饭,再三表示一定要再画一会儿再去睡觉的大野智终于还是没能抵抗住樱井翔的大眼睛攻势,同意跟他一起去睡个午觉。



半个小时左右之后,樱井翔确认大野智是真的睡熟之后,悄悄下了床。他只穿着袜子穿过客厅走到玄关,轻轻的打开鞋柜,拿起一双鞋子,鞋底果然似乎有一些新鲜的泥土。樱井翔对着鞋子手一挥,鞋子变清洁如新。



樱井翔做完这一切之后,重新把鞋子放回了鞋柜中,然后离开了家。


评论
热度(6)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