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鸦(中)

小智的妈妈觉得有点奇怪。明明自己家的宝贝夙愿得偿,可是那么开心的跑出去了却一脸沮丧的回来跑进了卧室。



但是小孩子嘛总是一时晴一时雨,一时开心一时不开心的啊。



令人烦躁的高中最后时间很快过去了,大野智终于开始了他心中梦想的生活。以他的第一部作品为起点,他开始了作为一个新人画手的生活。



大野智一直没有告诉过自己的父母关于小翔的事情。当然父母也不会知道那天他多么的兴奋跑去湖边告诉小翔他们可以出漫画了。但是小翔却没有在他们约好的他考完试的日子来见他。



然后他直到他搬出那里也没再见过小翔。



最初的困惑,后来的生气,再到后来的担心无助,最后那段湖边时光变成了大野智心中的一个结。这个结有多深刻,听听小和的抱怨就知道了。



小和是新人大野智的编辑,虽然他自己也是个小小的新人,却有着一份大大的梦想。



“大野智,我再说最后一次,现在的漫画已经不流行这种眼睛大大的萌妹子的一样的男主角了懂吗?要酷炫大少,霸道总裁。明明什么都可以画的很好,为什么在主角的外形问题上一直要这么固执,难道原型是你初恋吗?你看你自从发布了第一个长篇之后又画过几个正经的作品了,你一直说的那个神秘搭档到底在那里啊。你再画这样的东西是不会受欢迎的,这个画风是很容易被读者觉得老套,要是读者不喜欢看你的画。。。”



大野智用被子捂住耳朵来抵挡小编辑尖利的声音。



看吧,就像自己父母说的一样。即使过上了追求理想的生活,也不一定每天都过的理想,每天也一样是有很多烦恼的。大野智成为了自己喜欢的漫画家也逃不过世俗的命运。读者就是上帝。对于一个新人来说,没有读者就没有发展,随时可能会被砍掉。可是迎合读者过于违逆自己的意愿就会容易迷失自己而流于俗气,也会失去未来。如果说快乐是大野智最初的创作之源,他如今似乎正在失去自己的源泉。



大野智终于还是被小和从出租屋的被窝里救出来丢进画室。在他被扒掉睡衣换上工作服然后被顺手把过长的刘海扎成一个小揪揪的时候,大野智望着空白的画纸,脑子里还是那个瘦瘦尖尖的小脸。那人忽闪着大的过分的眼睛跟他说,智的画很好,你的梦想也很令人着迷。我希望你的画能带给人们更加长久的快乐,不止是那种随时可以被抛却脑后的短暂的快乐,而是随时都可以和人分享的那种难以忘记的快乐。



我想要成为能给大家长久深刻快乐的那个人,可是当初让我懂得这种快乐的你去哪里了呢?我现在很不快乐了啊小翔。



想着想着,大野智抬脚踹翻了画架。



我更想听你说的是,我回来啦,阿智。



大野智的第一部漫画让他成为了横空出世的神秘少年漫画家,但是被杂志社催促着很快开始画的第二部漫画却再出版之后迅速的招致了怀疑的声音。人物不够美型,故事不够刺激,加之大野智因为不想独领这份功劳而不愿跑出去宣传曝光使得负面的声音日益多了起来,一切似乎都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大野智感觉他似乎终于走进了他向往的世界,却似乎依然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自从要开始画画之后,因为不想打扰家里人,大野智就从家里搬了出来。他知道其实自己的父母每次都会按时等着看自己的漫画,还会骄傲的拿给别人看,告诉他们那是自己儿子的作品。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父母,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足够的能力。



果然当初都是因为小翔的点子才会让自己短暂的上位的吧,果然小翔才是主要的功臣,自己根本就没有才能。



其实他刚刚就听到小和在隔壁被上司在电话里骂。



“为什么不叫那家伙多画点劲爆的场面?玩纯爱和卖萌到底多不讨好你不知道吗?我看你这种新人果然也是太年轻,认不清现实。。。”



画大家喜欢的不就好了吗,大家就都开心了啊。既然漫画的才能都是小翔的,那么好吧,就让没有才能的我还是去画一般的漫画好了吧。



湖还是那个湖,空气里水汽有一些重,显得四周迷雾漫漫的样子。风依旧是有点冷,路边的杂草依旧很高,被水汽晕染的颜色有些深重。大野智裹了裹身上的家居服,觉得有点冷。他搔了搔刚刚被小和剃短的头毛,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大野智站起来分辨了一下方向,认为自己应该在被冷到感冒之前回家。



忽然他发现雾气里似乎有个人影,人影很是瘦小。大野智揉揉自己的眼睛,觉得自己大概是看错了。但是那人很快就走到了他的身边。



“小翔,你这一年的时间里去哪里了。你知道吗,这一年里我们的漫画卖的特别好啊。”



原来自己根本是等不到他说出,我回来了,这句预期的台词的。大野智此刻只是觉得如果不马上出声叫住小翔,也许他就又会消失不见。



“我知道的,阿智。但是我只是不能来见你。我的家里管的很严。漫画我一直在看,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一直在关注你的。”小翔忽然就来到了他的身边。



“小翔,你回来就好了,你最多奇思妙想了。我已经发现了,你才是我们中间主要的漫画家。我们再来想一些新的故事吧,你一定可以办得到的。”



小翔一下子就笑了出来“阿智,你居然说我是漫画家,你忘记我们以前一起玩的时候,你教我画画的事情了吗?”



大野智回想了一下。的确,有一天他因为过于称赞小翔居然什么都能学会,还能帮自己补习功课,于是便兴起了要帮助小翔磨练画技作为回报的念头。



进行了几天过后,大野智决定再去找小翔的时候还是多带点他喜欢吃的零食比较更能令他们两个开心。



“可是小翔我们以前明明一起想出过很多的好点子的,我知道那全都是你的好点子啊。我们是作为一个组合出道的,你没有看到我为我们的漫画署的名字吗?我只是因为一直都找不到你,所以。。。现在你出现了。小翔,我可以去拜托你的家里人,我也可以叫我的父母去拜托你的家里人,让你可以和我一起创作。“



小翔坐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



“阿智,我以前想过要做很多的事情。被一些人赞美,也被一些人不理解。但是即使是如此固执的我也从没想过要成为一个画家。你不能想象我在听到你说我才是那个真正的漫画家时候的心情。“说到这里,小翔自嘲的笑着。“可是,阿智,你要知道想做画家和创作那些人物和故事的人都是你啊。”



“可是,小翔,那是因为我心里有你说的快乐的源泉在。你还记得咱们去年在一起开心的谈论那些情节的事吗?你现在回来了我们一定可以。。。”



“一个人难过的时候,难免想要沉浸在曾经短暂的快乐时刻。可是这种感情拿来实现自己的梦想远远不够的。阿智,我现在还不能回来啊。但是如果你找不到继续前进的可能,不如回到一切的起点再去寻找一个新的方向吧。”



一切的起点?那是啥?诶?你又要去哪里?



大野智这么困惑着,从画室的椅子上被小和一脚揣在地上。



“松本老师要的插画你一下子都没画居然就这样睡过去了,还把画架掀翻。弄坏了你现在还有钱买新的吗?”



好吧,工作还是比较重要的。


评论
热度(10)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