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童话里的爱情,就是百分之百看美貌(4)

武士醒过来的时候,屋子里都是暖烘烘的卷心菜香味。他记得自己看到了一片菜地,然后不顾魔镜的劝说就要跑过去偷菜,然后就眼前一黑,然后。。。



这是那儿?



他摸了摸镜子里的魔镜,发现那家伙还好好的待在自己的怀里。



“你醒了?”



“这是哪?”



“我怎么知道,我眼睛被你衣服挡住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昏过去了?”



“我听到你打呼噜了。”



武士不想跟这个镜子说下去,这个时候,餐具碰撞的声音让他抬起了头。



原来在屋子的另一角有个小小的火堆,火上架着一口黑漆漆的锅。武士嗅了嗅空气重点香味,想也许那就是香味的来源了。锅边有个小个子的人在搅动着那口锅,但是武士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他又长又浓密的长发。那头发在火光的闪烁下闪烁出年轻又健康的光泽,却又把那人的脸遮挡的很密实。武士只能看到那浓密的长发下露出的一条破旧的看不出颜色的拖地长袍。而他的长发甚至拖到了地上,还在他的脚边围成一个卷,这让武士暗暗担心,他会过于接近锅子导致他的长发被烧着。



此时,那个长发侏儒伸出惨白的手臂,用一柄黑漆漆的长饭勺盛了一碗熬好的卷心菜汤在一个看不清楚材质的碗里。然后那人似乎朝他示意了一下,便把碗放在了火边朝向他的方向,然后那人似乎十分费力地移动到了屋子另一角的一方毯子上休息去了。



武士想这大概是做给自己吃的吧,于是走过去端起那个碗。碗里有一个古朴的勺子,粗糙但是好用,这让武士怀疑是不是那个小侏儒自己做的。



汤很香,也许由于缺少材料的原因有点清淡,但是这种味道对于在冬日森林里过了许久猎人生活的武士来说也许正是急需的。



武士三口两口把白菜汤吞掉,嗯,虽然有点烫,但还是感到肠胃的熨帖和温暖。



锅里还有呢。



武士想要过去在盛一碗,但是又想到那人似乎没有吃,于是便开口说。



“汤很好吃,谢谢你。对不起现在才问,你吃了么?我帮你盛一碗吧。”



那个人没什么反应,也没说话。



武士觉得自顾自吃可能还是不太厚道,于是给那个小家伙盛了一碗之后,自己把锅放到地上,坐在锅边吃起来。




大野智的方向感一向并不好,毕竟在城堡里的时候他是一个到哪里都会有很多人在身边跟随的王子殿下。所以当他拉着巫师先生克服千难万险找回二宫和也的小房子的时候,那里烧剩下的灰烬都凉透了。



大野智吃惊的呆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用自己的手在那些灰烬里翻找了。巫师不知道他在找什么,但是看他着急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也只好帮着翻找。想来在火灾之后的灰烬里要着急忙慌翻找的也无外乎两种东西,金银或者,是尸体。



所幸两者他都没有发现,而大野智还在不停的翻找着。



巫师先生看大野智双眼通红的疯魔样子,也觉得这个时候去劝他停下来可能有点费力不讨好,虽然他常年不曾干过苦力的白皙双手已经磨破了皮。



“快看,这里似乎有打斗过的痕迹。”巫师的话成功的让大野智停下了不理智的动作。他跑过去,发现那里确实看起来有些混乱的样子。



他虽然是个没成年的王子,却也因为将来要统治王国的缘故,曾经随武士们去森林里狩猎,他能看出那里确实发生过什么。



忽然他看到雪地里有什么亮光在他眼前闪过。他走过去弯下腰 把那东西上面覆盖的雪粒拂去。

那是一把有点生锈的钥匙,他早上的时候见过二宫用他开他的宝贝财布盒子,还说要给他买点好吃的食材来补充营养。




索性这里似乎没什么人来,他们顺着那痕迹的方向追寻到了大路上的时候,大野智发现了一只被丢弃在路边的小皮靴,那是二宫早上出门时候穿在脚上的。他当时还觉得那鞋子很可爱来着。大野智看了看路,那是通向他的城堡的。



于是他撤下自己的一块内衫,把鞋子包好,然后牢牢的背在身后。



做出要去救二宫的决定,并没有多耗费大野智一分钟的时间,尽管他知道很危险,而他现在要做的更聪明的做法就是等他的父亲回到城堡里来。



但是大野智觉得他等不下去,就算二宫没答应自己的求婚,可是樱井翔也不一定会轻饶了二宫,更何况二宫还给他讲了之前他们兄弟俩的经历。大野智并不知道这一次樱井翔会怎么对付二宫,他很担心。




武士先生把锅里剩下的菜汤吃的很干净,就是锅都不用洗的那种,你懂得。



等他终于吃完了之后,他拍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决定在屋子里转几圈。



他现在确定自己就在菜地旁边的那座高塔,虽然他不确定自己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那个,是你把我弄进这里的吗?”



武士在高塔里转了许久,但是他发现这里只有一扇丑陋的窗户,并没有可供出入的楼梯通道,也没有可供上下的绳梯。



如果是那个侏儒把自己弄进这里的未免过于离奇了。他曾经怀疑那个人是个巫师。可是昨天他吃过他做的还吃的饭之后,他觉得,大概没有巫师会煮出那样好吃的食物吧。他想到了城堡里的那一只。



其实武士并不怎么反感待在这里,毕竟他现在也不过是一个无家可归的通缉犯。也许他这么想有点对不起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但是对于一个吃货来说这个世界的逻辑就是这么的简单。



他昨天试图要跟那个人沟通一下,他端过那碗饭,走到那人的身边把晚饭放在他的毯子边上。武士看到他的衣服很淡薄的样子,于是把自己的棉斗篷解开想帮他盖上。



衣服碰到那人的时候,那个侏儒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那人似乎浑身发抖这翻身坐起,把他挥开,还拼命向墙角躲去,似乎想把自己嵌进墙里一样。



武士就这样确定自己并不是唯一被关在这里的人,是的,这里多半是个监狱,而这就是另一囚徒。



卷心菜囚徒吗?



那些卷心菜似乎定时会出现在屋子里,然后那个人会将那些菜做成好吃的菜汤。原料简单,式样也没什么变化,但是武士觉得自己好像怎么都不会吃腻的样子。



另一个让他不感到腻歪的新发现则是开始于昨天晚上。深夜,他被一阵风冷醒的时候,他看到那个侏儒坐在床边发呆,手还无意识的梳理着自己的长发。那长发确实看起来又长又密,似乎即使是以前他在王宫里见过的那些贵妇人穿的细腻布料和名贵珍珠也不能与之相提并论。那人梳理的很仔细,仔细到偷看的武士也看得入了神。他偷偷猜想那被头发遮盖住的是一张怎样的脸,想着想着便陷入了睡眠。




大野智去王宫的路并不怎么顺利,森林的外面到处都是通缉他的画像。他被描述成一个喜欢假扮成王子的妄想症患者,这样臣民中他的粉丝对他愤慨无比。更别提王宫外的街区里到处都是大祭司的眼线。不过令大野智开心的是,二宫和也的通缉令依然在。而且外面也没有二宫被逮捕或者处决的消息。大野想毕竟只要二宫还在王宫,不管是自己还是相叶雅纪都一定会想尽办法回到王宫里的。但是大野智想要进入王宫就得自己找好时机。



时机并不是没有。事实上来的正是时候。



当大野智和领巫师在宫外转悠的第五天,王宫里传出了消息。大祭司的舞会要开始了。



大祭司喜欢办舞会,这是一件不怎么寻常的事情。但是往年大祭司都是打着要为王子殿下寻觅王妃和给国王寻觅红粉知己的旗号,所以也并不显得突兀。



而今年的借口就变成了要给患病的王子带来一些快乐的气氛。



那些年轻的适龄男女自然是不会对此感到厌烦和怀疑的。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华丽的宫廷舞会比什么都来的开心。



大野智想也许领可以帮助自己。



“小王子,你知道的厉害的法术并不是毫无代价的。你希望我帮你改换面貌,还希望我给你可以免疫樱井翔法术的能力,但是你一定会失去重要的东西。”领诚恳的说着,眼睛里却有一点难以察觉到的狡黠。



“我会失去什么呢?如果能救回和也,我可以付出一切。”



“你会失去你美丽白皙的皮肤和清丽的歌声,这样也可以吗?”





樱井翔吃过早饭,坐在宽敞舒服的软椅子上,听手下来报告国王的病情以及舞会的进展、他手里无意识的摩挲着大祭司的权杖,心里觉得满意、

“务必要让国内所有可爱的年轻孩子都来参加这个王宫舞会。”最后他这样吩咐道。


评论
热度(8)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