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童话里的爱情,就是百分之百看美貌(5)

终于要写完了,大概小学生也是要嘲笑我的文笔了。

大概下章完结吧,还以为今天能写完的,我太啰嗦了。



***



武士在高塔里喝了几天的菜汤之后,魔镜提出了抗议。



“我们必须要去找和也了。”



“你自己看吧,这塔这么高,跳下去会死掉的。嗯,你肯定也会被摔碎。”



武士没指望那个长发侏儒能发表什么意见,毕竟这么多天过来,他已经能够确定那人多半就是一个哑巴了。



不过两个人这几天的关系似乎有点改善了,武士有的时候会喝着菜汤看着那人的长发出神。



没想到晚上的时候那个人把他领到窗边。



这个是头发编成的?



那个人将自己的头发编成一根发辫,从窗口垂下去,示意叫他顺着那个爬下去。



“你不跟我一起走吗?”武士一边试着那根发辫绳子的强度一边问道。



那家伙只是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始摇头,满头的黑发就像乌黑的 瀑布一样荡漾了一下。



“没关系的,我带你一起走吧。喏,这样就可以了。”武士呆了一会儿,抽出腰间的刀,割断了那人的头发,并把那个发辫在窗框边打了一个结。



“别生气,你的头发这么美,一定很快会再长出来的,我保证。”武士蹲下来示意要背他走。



“哦虽然介绍晚了,我以前可是个厉害的武士,大家给我起的绰号叫我monster,但是我的朋友都喜欢叫我太郎,那是我自己取的名字。”



那个人似乎不是很习惯自己短发的样子,搔了搔自己的乱发。许久他又在地板上比划了什么。太郎回头仔细辨认了一下,依稀是个润字。



“那是你名字吗?真好听,就像你的头发一样美。”





“我不想穿成这样。”王子殿下对着一身收腰小礼服露出痛不欲生的表情。



“不,智,想想你的王妃和你的王宫。我已经冒着风险要陪你一起去了,还耗费了自己的法力。你不能再要求我穿女装。想想你的小王妃此刻可是自己在王宫里呢。”领不为所动。



“记得有危险的话,就在心里默念我的名字,我就会找到你的。”



王宫里十分的热闹,各色男女往来穿梭。王子殿下艰难地拎着自己的裙子,希望自己不被绊倒。他的皮肤因为法力的原因变的黝黑,所以他现在并不担心会被大祭司认出来。他要找到二宫。



“前面,那位小姐。您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对,对不起,我。。。”大野智庆幸自己的声音也变了,不然对着樱井翔一定很快就会露馅。



“小姐你真的是小巧又美丽,即使是这不同凡俗的肤色也完全无损你的出众,反而让你显得与众不同。”樱井翔这么笑着拉住大野智的手的时候,他感到了那手里传来的不同往常的热度。



大野智记得领说过那是樱井翔对他施法的意思,于是灵机一动假装晕了过去。



大野智不知道樱井翔为什么会带他去了一个看起来很隐秘的牢房,那里除了他之外还有很多昏迷不醒的衣着华丽的男男女女。



当然紧接着樱井翔就用行动解答了他的疑问。当樱井翔用手接触到其中几个人的时候,大野智确定看到了红颜枯骨的定义。那些本来正值青春年华的孩子忽然却就变成了没有生命里的干尸,甚至连他们穿的衣服都像是放了很多年一样碎成了布片。



不不不,这已经不是王子能搞定的范围了。



大野智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发抖了。



领先生,领,快给本王子来这里啊。



所以现在要怎么解释这个进展呢



大野智目瞪口呆的看着领气势汹汹冲进来,又立刻深情款款的抱住那个大祭司的全过程,连装晕都忘了,坐在那里张大了嘴。



“你这么些年都去了那里,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领大喊着。“就算我的兄弟们嘲笑你,说你貌不惊人,你也不应该离开我吧。“



“貌不惊人,你说我么?”大祭司气极反笑。“所以说,你到底是谁?”



“你不记得我了。”领有点惊讶。“那这样呢。”话音刚落,领忽然发起光来,他变得高大又英俊,然后他的背后忽然就长出了两个闪着圣洁白光的大翅膀,整个人似乎就是个发光体。



“所以,你是个天使?”大祭司也感到了惊讶。“不不不,等一下,你是。。。”



“我现在是个堕天使了。”领笑笑,“为了你。”果然当他变身达到最亮的时候,忽然那光芒又暗了下去,那双白色的大翅膀迅速的又被墨色渐染,转而发出夺魂魅惑的光芒,完全不同于刚才的圣洁模样。“我已经跟他们翻脸了,我只想跟你在一起。他们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你以前从来不会对自己的样子在意的。因为你从来都知道自己就是最有魅力的灵魂。现在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这么做,是因为。。。是因为我喜欢。”樱井翔虽然嘴上这么说,表情却忽然变得飘忽不定起来,似乎在想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想到。



“我不知道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但我一定要治好你。”领冲过去再次抱住樱井翔,然后一阵强光闪过。当大野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两个人都失去了踪迹。




处理后续的麻烦事,即使对于未成年的王子来说也是驾轻就熟了。大野智迅速的换上得体的礼服和完美的笑容,出面解释了大祭司的临时离开。并且制定了安抚失踪人员家属的策略。舞会还算圆满,可是二宫依然下落不明。这时有人来报告说有个自称叫monster的武士希望见一下王子。



“你就是二宫和也的哥哥,你说需要我的眼泪。可以的。”大野智把手伸进口袋,摸着二宫丢下的钥匙,忽然就留下了眼泪。



眼泪不停的滴在镜子上,连旁观的人都不禁陷入了一点小悲伤。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连武士都不禁露出惊疑的表情。



大野智忽然默默自己的脸。“我忘记了。我。。。”大野智简单的跟大家说了他与领之间的交易。



所以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找这片土地上最美丽的王子的眼泪呢。





海边的风其实很冷的,松本润承认自己以前并没有注意过这一点。他搔了搔自己的头发,然后用手指不停的摩挲并不整齐的发梢。他还是没有习惯自己的新发型,毕竟从来没有人鱼想过要剪短自己的头发。



当初他救了大野智,他想也许那时他见过的最美的人鱼也比不上他。经过了彻夜难眠的几天,润跑去了一个游历到人鱼王国的巫师那里,希望他能帮助他上岸去寻找自己的初恋。



“即使是用你美丽的脸和声音来换也可以么,即使以后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上也可以吗?”



松本润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但是他没有想到会被关进高塔。但是他还记得巫师说过的话。



“如果在一个月里,你没有得到你想要的爱情,你就会变成海上的泡沫。”那个小个子的巫师最后对他说。



醒来发现自己被那个坏巫师囚禁起来的时候,润赶到很痛苦,他的双腿很痛,不可能走出那座塔了。



可是当他的头发越来越长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武士。那个武士背着他一路跋涉来到了王宫的时候,他没能诉说自己甘愿付出生命的爱恋,而只是静静的站在所有人的背后看着他的王子为了另一个人哭泣。



润离开了武士为他准备的轮椅。他并不是不能走路。只是在塔里的时候,他为了减少腿带来的疼痛尽量用膝盖来帮助自己移动。他的头发盖住了他的脚,所以太郎开始认为他是一个侏儒,后来则认为他是不良与行。



“没想到你这么高呢,嘿,简直比我还要高。”快乐爽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润回过头去。“你要去那里么。抱歉一路上忽略你了,可是我毕竟已经答应了雅纪。对了,你喜欢海吗?可惜现在太冷了,不适合出海。不过我还挺喜欢出海的。对了你冷不冷,这么站着会不会不舒服呢。”太郎自顾自的啰嗦,却没有发现润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激动起来。



松本润忽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无视于双腿的疼痛,跑了几步到太郎的跟前。



要是我最开始喜欢的是你就好了啊。



太郎并不了解润为什么会忽然激动起来,但是他能搞到他似乎是在哭,于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抱住了他,然后鼓足勇气偷偷地亲吻起他的长发来。



眼泪打湿了太郎的衣服。然后润回过头就朝大海走去。





“所以你就这么恢复了?”大野智一边吃着相叶雅纪端上来的早饭,一边听他讲昨天被迫听的墙角。



“是啊,谁知道那孩子是个人鱼王子呢?不过你别说他变成原型的样子还真是挺可爱的。不过我觉得谈恋爱成功才能变得可爱绝对是那巫师在耍那个傻王子吧,一般不都反着来吗?还好太郎不是肤浅的看脸党。”



大野智只是低头猛吃,嗯嗯的答应着相叶雅纪,心里盘算着应该赐给太郎一个在海边的小屋子比较好,还是帮他盖一个带很大游泳池的别墅比较好。完全假装忘记昨天武士去找松本润之前,陪着他在王宫里找二宫和也时候,念叨了几百遍松本润能把卷心菜做到多好吃。心说这家伙也没比我更有出息到哪里。不过说到看脸,大野智有点低沉。



和也,你到底在哪里呢。


评论
热度(6)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