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忍者(上)

我试图不那么啰嗦了,真的。但是还是没能一发完结。试图作为生贺的一个脑洞。

(一)

我是个忍者,我叫大野智。

总之,小翔是这么跟我说的。

据小翔说,我是前几天下大雨的时候,从他家的马桶进入到他房间里的。我问他什么是马桶,他带我去了一个看起来很滑的小房间,看了一个像是小凳子用的东西。我觉得那东西真精致真美,直到他跟我讲了这东西的用途。

我tm为什么要从这地方进入你家?

穿越,你懂的,old fashion,马桶穿越,以前很流行的。不信你看着。

然后小翔领我去了他的另一个小房间。他在一个小箱子上摸索了一下子,然后那东西就发出呼噜噜的响声。再然后旁边的一个小盒子就亮了。

这是什么?

这是神跟人类交流的东西,喏,一会儿他会给你显示穿越的知识。小翔笑眯眯地说。

忘记说了,小翔是这座房子的主人。他长得很帅气,眼睛特别的大。他很年轻,所以我猜想,他可能是个年轻的贵族什么的。但是这房子的位置好像很偏僻,嗯,也许他不怎么有地位吧。

不过小翔真厉害,他现在正在和神交流。他一定是一个很厉害的法师什么的。也许他是个隐居的厉害人物。

不一会儿,那个发出轰隆隆声音的小盒子上就出现了很多关于穿越的画面。

“我为什么要进入马桶?”

“因为这样你才能去那里。”

画面里的人这样说着,原来真的有人是这样穿越的。

等一下,那你是怎么知道我是个忍者的?我很纳闷。

因为你穿越过来的时候穿了忍者的衣服啊。至于名字是我给你起的,喜欢么,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漫画人物,很可爱的。小翔笑眯眯的说,不过你知道,马桶把你的衣服都弄脏了,而且,你的衣服还有些破破烂烂。也许你穿越过来的时候,你那里正好在打仗吧。

这么说也对。我回过头,看到了阳台上湿哒哒的忍者衣服,上面确实有不少划破的痕迹,但是似乎被一个手工不是很好的人乱七八糟的缝好了。

我有些感动。

我问过小翔为什么愿意收留一个来历不明的外人。小翔说,他是个很喜欢研究历史的人,尤其是忍者。我确实看到小翔的家里有很多关于忍者的书。小翔说,我可以随便看那些书,兴许那天就能想起自己的事。

小翔,知道我不认识字之后,还教我认字,教我怎么用和神沟通的东西来学习那些历史。

我激动到手指都在发抖,如果现在让我发射飞镖,我可能把他插进对方的鼻孔,或者房顶上。但是那可是可以和神明说话的东西呢。

小翔真的很博学,也很善良。

(二)

他叫大野智,是个忍者。

至少那天我捡到他的时候,看起来是这样的。

他穿了一身黑乎乎的忍者衣服,湿哒哒的躺在地板上,昏迷不醒。

似乎受了伤,还发烧了。

我脱下他的衣服,帮他换了干净的衣服,还为他请了医生。

智他的话很少,听人说话的时候却很耐心。我跟他讲解生活常识的时候,他大部分时候总是或者蹲或者坐着,总之就是一动不动的乖乖的呆在那,抬着脸呆呆地看着我。就好像某种特别听话的小动物,嗯,应该是毛茸茸,软乎乎的那些种类吧

总之看起来特别的暖和的感觉,让人觉得心里痒痒的。

跟他说的话,他从来都会记得清清楚楚。跟他讲过的事情,他也会学得很快。这一点就不想那种总是笨手笨脚的小家伙了。而且,自从我教会他用电脑来帮助他读那些佶屈聱牙,晦涩艰深的历史书籍之后,他来问我的次数也明显的减少了。

其实我还挺期待他来问我的。我挺期待那些忍者来请教问题的时候都是什么样子。你看我们在古装剧里看到的不都是忍者低头领任务,或者在暗处大杀四方时候的样子吗?他们会不会像普通人那样有苦恼,想和别人交流呢。对于那种情况下的忍者我一直十分的好奇。但是智他很少来烦我,我想他应该觉得那是在烦我吧。

大多数时候,他都会或者坐着,或者蹲在椅子上,对照这屏幕看那些历史书。猫着背,就像一个花眼的老爷爷,又或者是个调皮的小孩子。

两种不同的风格在他的身上结合的很完美,嗯,就是可爱的反差那种。

不知道他这样的人在以前的时代算不算美人呢。

这样说来,我曾经听说,有些长的不错的忍者,会被主人要求练习寝技。以备主人在出门在外的各种不时之需,毕竟要无时无刻的贴身保护嘛。这样想来,忍者的特征也很像是完美的情人呢。武功高强,又少言乖巧。

等一下,我在想什么。我并不是因为寝技才收留他的。他看起来甚至还像一个未成年。是的,当我这么由他联想那些东西的时候,我已经有一点调戏未成年者的负罪感了。

这么责备我自己的时候,智忽然跑来问我,为什么要收留他,我只好跟他说,我是个历史爱好者。他似乎相信了,然后又回去看那些书。

我希望,传说中狡黠无比的忍者,没有发现我原来想说的是,因为我喜欢收集一切可爱的东西啊。

(三)

小翔他真的是个很好的贵族。我读了很多的书,算是知道了一些我们那个时代的故事。如果我是个忍者,那我一定穿越了很多年。

现在的很多事似乎都不一样了,这是我在那个神奇的东西里看到的。

小翔是个很博学的人,也很耐心,不管是不是作为一个贵族来说。

不管我请教小翔什么问题他都能很好的回答。我学会了这个屋子里各种奇怪的东西的用法,还看了很多书认识了很多字,尽管这在忍者时代似乎是不被允许的。我还在他放书的架子上看到了很多有奇怪字符的书。我开始认为那可能是某种法术的书籍,但是小翔说那只是另外一种语言而已,就是住的离我们很远的一些人用的一种语言,但是他们确定也是凡夫俗子。

虽然我没有记忆,但是我现在看了书之后到也了解,在我们那个时代,虽然也有各个地区的人,但是他们也用同一种语言的。小翔居然能学会那么遥远的人的语言和事情,他真是一个厉害的人呢。

小翔是个很细心又很体贴的人。我一直都以为他是个不用挣钱的贵族,直到有一天一个叫电话的东西来叫他“总裁,请来公司一趟的时候”我知道他也是要工作的。我问他总裁是做什么的时候,他说,就卖各种杂物给别人的人而已。

他连武士也不是吗。

可我明明看到他屋子里有刀的么。

(四)

休假晚回去了几天,j打电话来兴师问罪了。没办法,钱总还是要挣的。关于智其实我本来是可以把他安心放在家里的。我说过,他学东西很快,只有我教过的东西他都能很快很好的记住。这就是忍者的能力吧。也许他本来还是个很不错的忍者。他可以很好的用卫生间,并不会发生什么光着身子问我那些把手和瓶瓶罐罐的用法之类的事。而且居然厨艺还不错。是的,在听我介绍完那些厨具的用法之后,他还给我做过几次饭。当然还是忍者风格的那种。

不过这也不是说完全的没有乐趣。

比如,开始的时候我哄他说,你知道忍者最合适的食物是什么吗?

他呆呆的摇头。

必须是甜食啊。热量高,而且容易消化。

然后我给他定了一个特别大的草莓蛋糕。我的天,他眯着眼睛吃蛋糕的样子,我估计一辈子都忘不了。他费力的把草莓塞进嘴里的时候,我发誓我的血压还有某个部位绝对不正常了那么一段时间。最后我把剩下的蛋糕拿走的时候,他还眼巴巴的看着的样子简直让我差点崩溃。

吃坏肚子可是忍者的大忌,你已经吃了很多了,剩下的明天早上再吃。

智很听话的低下头。

讲真的,他这么乖巧叫我有一点小失落。

话说回来,我本来是可以把他留在家里的。可是前一天的时候,他忽然问我,他感觉身体好多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帮我做来回报我的。

然后j的电话就来了,然后我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神就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要不你就做我的保镖吧。于是关于保镖这个词,我又解释了一下子。

智试图穿回他的忍者服,但是我说服他那样只会更显眼。于是他撇撇嘴似乎不服气的那一瞬间,我还小期待了一下他会说什么。但是他只是拿走了我以前穿的一身小小的西服。我看着他穿着那身不合身的衣服,动动手脚,摇摇脑袋,看得出他十分的不适应。

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是想去捏捏他的脸。

嗯,如果他不是个一甩手就能扔出一大串暗器飞镖的忍者。

(五)

我一直以为小翔是一个没什么地位的贵族,但是也许我想错了。小翔有一个叫做公司的庞大组织,那地方看起来特别的宏伟。我一度怀疑它可能插进了云里,怪不得小翔说不需要躲在房顶,我有点怀疑这房子可能没有顶,因为我脖子都酸了,可还是没有看到他的顶端,也许已经到了天宫吧。

但是我是个忍者,就算没有隐藏身形,但是我认为我也不是很适合露出特别明显的表情来招致他人过多的注意。

我跟小翔提出过即使不用躲进房顶,也要进行适当的变装才行,要贴些胡子,弄些皱纹,或者带个假发。我相信我应该是个行家,尽管我一点也不记得了。但是小翔笑笑说他们主要是来找他谈事情的,所以他不需要太过于担心。

来迎接小翔的似乎是一个小翔说的外国人,但是他语言说的很地道,没有电视剧里演的奇怪口音。是的,我偶尔会和小翔一起看电视,我从那里学到的。他看了看我,果然没有和我说什么,就拉着小翔向那个能插进云里的房子里走。然后小翔把我拉进了一个叫电梯的盒子里,然后我们就飞了起来。

我不争气地,很不忍者的叫了喔噢~~~

然后还腿软了。

可能还吐了。

我不知道。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在一间房子里。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恐高。害怕的话,就不要去窗边了,毕竟我们现在在顶层呢。我要去开会了智。自己先在这里待一会儿好吗?

小翔这么说的时候,一脸歉意和关心。

(六)

我真的不知道智他是恐高的。

不过也许忍者时代没有这种高度吧,第一次难免的。来接我的是急到不行的j,他总是一板一眼的,就怕我迟到。他在这个过程中间一直看着智,但是我示意他私聊。而且他这人总是一板一眼的,我们马上赶着开会呢,他自然不是此时多话的人。

智的身体素质不错,很快就醒了过来,比我小时候第一次坐过山车的时候表现可好太多了,虽然他小脸还是白白的。

我说我要离开他去开会。

可是你不是说我需要贴身保护你,随时待在你身边的么。

刚刚醒过来的智躺在床上拉住我的手对我说。

说实话,如果他现在这个姿势这个表情说的是,人家不要你走吗之类的,我可能立马就投降了。咳。但是我还是耐心的把另一台私人电脑连接了会议室的录像告诉他,在这里才能更好的看到每一个人,更好的保护我。

会议很无聊,但是一想到大野智正坐在我的总裁办公室的休息室里的屏幕前专心致志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这个屋里的动静,我就控制不住想笑。

我得控制。

这很难。

我闭紧嘴。

但我可能太用力憋笑了,导致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

然后是凳子,因为承受不来我持续的抖动开始发出吱吱嘎嘎的抗议声。

我下意识地想要支撑住桌子,于是桌子也开始振动的时候,坐在一边的j在桌子下狠狠地踢了我一脚,还飞来一记眼刀。

会议终于结束的时候,我回到我的办公室。我解下领带,脱下外套,走进里间。那家伙果然在屏幕前睡着了。

怕惊醒他没有去搬动。我把手里的外套盖在他的身上。然后自己坐在他身后的床上猜他有没有流口水。

他睡着的时候,就像个小天使。

这么想着的时候,外间的门被哐当的一下子踢开了。

声音之大让我怀疑是不是门板都碎掉了。

大野智果然一个激灵跳起来,还机智的跑到门边,把我挡在了身后。他的身体绷得很紧,似乎随时都可以出去为了我跟敌人拼命。我甚至都有点不敢碰他,但是外面那个声音提醒我,不出去是不行的。

评论
热度(46)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