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忍者(下)

小翔说他要去做事,并且说那里很安全但是也很无聊,我只要留在小房间里通过另一个小盒子就可以看到全部的事情。我想那一定是这个时代的另一种新奇的事物,不管怎么样,小翔总是不会骗我的。

小翔在那个小盒子里看起来也很帅,看起来很有能力的样子。

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小翔看起来似乎想上厕所。

我好困。

我听到了一声巨大无比的破门声。

“樱井翔!!!”外间有人这么叫着。

我一瞬间以为会有着火的箭射进来,下意识地挡住了门口,但是什么都没有进来。

小翔在我身后拍着我的肩膀叫我冷静一点,说他要到门外去。我表示反对,那看起来很危险。但是他坚持要出去。我之后搂着他的腰试图阻止他。他 拍拍我的后背表示他真的只是有事要处理。是他的下属在找他而已。

那一定是一个很没有礼貌的家臣。

不是家臣,是朋友啦。

我只好跟着小翔走出门,门外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小个子。

“大白天的,你们两个躲在里面干什么呢。这就是你们家的那个忍者?你好啊,小家伙,初次见面。”那个小家伙毫不避讳的跟小翔问起我。

我知道在这个时代人们对于人际关系已经开始随意起来,但是就这样被人明白的提起,我还是有点不习惯。果然是不应该大白天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大家面前的缘故吧。但是他好像对于我是个来自很多年前的忍者一点也不感到稀奇,这让我反而对他比较好奇。

“不要吓到他啊,nino。还有下一次,你不好直接敲一下门吗。我明明已经开放了对你的权限啦。智,这个是nino。“

我想这是小翔要我跟他的朋友打招呼的意思吧。

“我是。。。大野智。你不感到奇怪吗?我是个忍者。”

“那有什么奇怪的,那边还有个贵族呢,中世纪从英国穿越过来的那种。”nino指了指一边长沙发上坐着的一个年轻人。

那人看起来十分的精致,我是说,各种意义上。头发,侧影,身形和气质,都看起来精致和高贵。

此刻他正逆着光坐在窗边的一个小沙发上,即使被提到也没有丝毫的动作,就像是被很好的雕琢的雕像一样。

他是个贵族?中世纪是什么?


(八)

二宫又带着他家那位俊美的雕像随便溜达了。

智看起来更加的困惑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一直在尽心尽力的工作,从未有过的那种。

智也一直在大厦里尽职地保护我,尽力做一个好的保镖,送餐员,人形空气净化器,宠物,人形抱枕,员工加班促进器和员工对总裁的好感提升器。

简而言之更像是大楼里新增的吉祥物吧,j甚至说打算开发一款新型的等身手办,一定会大卖,我也觉得一定会大卖。

所以,我当然没有同意。

这可是我的吉祥物。

几个月的工作让我觉得自己很伟大,于是我决定休假去。

只带上我自己的保镖和历史书。

度假的地方是一个乡间的别墅。那里有乡间风光和大海。前者应该对忍者来说是更熟悉的风景,后者是我喜欢的动漫人物最喜欢的地方。

智果然很喜欢这样的地方,玩起来就忘乎所以。中午我去钓鱼的时候问他,忍者有没有水里的忍术,他想了想说他不记得了,也许下水之后就会想起来。于是我给了他一条花花绿绿的泳裤叫他下水去慢慢想。然后我拿了一根鱼竿在水边一边钓鱼一边等他。

拜他所赐,我下午一条鱼都没钓到。

哦,也不是,最后钓到了一条精疲力尽的美人鱼。

智大概是再也喝不下了,我是说,游不动了。于是我们吃点晚饭休息。

嚼着咖喱面包的时候,智指着门口的一棵大树说,忍者是不是都能在树上睡觉?

我想了想,表示书里没有这样的描述。

智放下面包决定去试一试。他的身手很矫健,爬树的样子就像一只真正的猫咪。他三下两下就爬到了树顶,然后蹲在猫咪的枝枝叶叶里回过头来朝我fufufu 的傻笑,就像我手里的咖喱面包。

我使劲又丢了一个咖喱包给树上的他,智说决定试试看看自己能不能在树上睡觉。于是我只好办了把椅子坐在树下等他,顺便叫人搬了两个床垫在树下。

然后在听到扑通一声的时候把他搬回屋子,塞回被子里关灯睡觉。

跟在家时候一样直接睡一起不好吗,你最近都胖了,我搬着肩膀都痛了。




出事的时候,我正在做饭。智在屋外练习他的忍术,他最近又找到几本专门讲忍术和时空穿越的书,每天都练习的认真刻苦。

已经可以不用楼梯在一楼而二楼之间来去自如了。

你得承认是不是的看着一个可爱的小家伙抓着绳子笑呵呵的在天花板上摇来摇去或者从天而降的样子还挺可爱的。为此我甚至专门找人加固过天花板和屋顶的每一盏灯。

有的时候他也会贴在柱子后边一动不动很久,不过我现在已经不会吓到了。只是在考虑在我常住的房子里好像没有可供他练习的地方,等我们回家之后智可能会觉得无聊。

而他对于刀法的练习,也令家里的狗狗每次看到他都对他退避三舍。毕竟等到察觉时候,就被剃秃了这种事就算是狗狗也不能忍的。

只能说忍者先生的手速还是可以的。

练习潜水的时候会记得带些鱼和贝回来。

相比之下,他对于穿越方法的研究就比较令人惊心动魄了。

鉴于我告诉他,马桶穿越现在已经不流行了,于是他就开始使用别的方法。

比如偶尔会忽然从屋顶跳下来,或者会故意被掉下来的水桶砸晕。

我及时制止了他这种行为的升级,骗他还需要星象的配合,于是智开始研究星座去了。

扯远了。

那天我在做饭。智趴在客厅的柱子背面假装自己在隐身。

然后有个男人冲进了家里。

我跑出来的时候,那人就朝我冲过来了。还骂我,问我是不是把什么人藏起来了。

他去哪了,你这个有钱的变态,把他还给我。

还朝我挥动一把电击枪。

阿智冲过来,然后倒在我面前。然后警卫们就来了。

智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看起来迷迷糊糊的。

我问他感觉怎么样,他愣愣的不说话看了我足有一分钟的时间,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他经常的迟钝与迷糊。

“你为什么骗我,说我是从马桶里穿越来的?”他脸有点红。

“大概是因为我的男朋友,著名的演员大野智先生,因为想演忍者太过于努力。以至于在下雨天还cos成忍者在户外上习,导致被雷劈到失忆这种话有点难以启齿。”

智的脸一下子就红彤彤的,看起来有点无言以对的样子。

是的,重新介绍一下我的男朋友,不过你们估计都认识他。一个尽职尽责的演员,因为想演忍者想到走火入魔,不仅前所未有的好学的看了几乎所有的忍者书籍和资料,还毫无常识的在雨天的树上练习,结果被雷劈到导致失忆了。

他之前练习的那么投入,导致我有时候回到家看到他的时候会误以为这家伙就是个忍者吧。我甚至有点嫉妒他的角色和工作能占有他的那么多精力。

于是他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他失忆了之后,就顺嘴说他是个穿越过来的忍者了,从马桶里。

我又没看过太多的穿越小说,忽然想到了马桶而已啊。

那么小翔,要是我一直想不起来,或者那天那个狂热的跟踪狂粉丝让我又失忆了,你怎么办。

再重新编一个故事喽,我看过你接下来的工作安排,下一个工作是cos涉谷辣妹吧,我还给你在网上定制了假发和豹纹超短裙。

然后我得到了一个茶杯,砸在脑门上。

我捂着脑门跑过去逮住他,亲他因为傻笑导致下巴都突出来的脸。

end

(脑洞到这里就完了,后边只是个恶作剧,不看也可以的(笑))






(九)

“他今天的情况怎么样?”一个看起来像混血的高个子帅哥问身边的一个小个子年轻人。

那人看起来很年轻,穿着白大褂,一边注视着面前的一扇小铁门上的一个小窗口,一边在手里的本子上写着什么。

“我什么时候可以进去看看他?”高个子看他没有说话,又追问了一句。

小个子似乎终于写完了东西,回过头来说:“还是老样子,具体的事情,你可以去问一下教授。”

“榎本教授,翔君的病情还是没有好转吗?”高个子的年轻人听了小个子的话,跟着他去找所谓的教授。

“我想也许是他的恋人外出演戏途中,因为暴雨遭受车祸的消息对他的打击过于突然和巨大了。导致他短时间内无法接受。我会继续对他进行治疗的。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的情景复现对他有一些效果。看在我和大野先生有几分相像的情况下,我已经引导他说了很多他们之间的事。他们的感情确实令人动容。我会和二宫医生一起尽力的。不过我认为大概您现在进去看望他并不是一个好主意,毕竟他现在单纯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果见到你,想起以前的事情,可能会造成病情的反复。”教授如是说。

松本也只好起身告辞,毕竟缺少了总裁的的公司有很多事情要忙,而媒体也在等着他解释为什么总裁的配偶的追悼会上没见到一往情深的总裁本人。

榎本教授点点头站起身,送松本出门之后就和二宫医生去看望另一个想象自己是中世纪贵族的病人去了。


***

简而言之就是satoshi拍忍者的时候去世了,xgg幻想他还在自己的身边,然后脑补了一出哄骗秀逗爱人的大戏。但是除了中间有一次他把在电脑前睡过去的径哥哥误认为是大野智,以至于nino破门去阻止他之外,其他的大野智都是xgg精分的幻想。

别打我,我也不知道我为啥能在七月十五硬要he,反而在生贺的时候把小面包写死了。

大概就是在我的内心深处。

就是不想把他便宜给任何人吧,哼。

评论(9)
热度(36)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