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贵族(下)

(七)

晚饭后,我跟我的王妃详细的说明了我是个吸血鬼王族的王子的事情。当然我对我的口才十分的自信,我用我学过的各种史诗来比喻我这么多年为了找到他经历的各种艰难困苦。他被我感动到简直目瞪口呆了。他此刻一定已经深深的被我打动,并无可挽回的爱上了我。

“所以你你是个吸血鬼,你把我带回来是为了吸我的血吗?”

“当然,不过不止这些,而且你也可以吸我的血,想试试吗?你不好奇吗,吸血鬼王族的血液。这可是所有吸血鬼觊觎的圣物,你不好奇他是什么味道吗,你知道其他的吸血鬼有多想尝一尝吗?多少吸血鬼为了尝一滴搞得腥风血雨刀光剑影的?”我咬破指尖,殷红的血珠涌了出来。

他定定地看着我指尖的血发呆,纠结的皱紧了脸,然后神色似乎似乎有点动摇。然后他从床上直起身,探头伸出舌头来研究了一下下嘴的角度,用双手捧着我的手,只用舌尖舔了一下我的指尖。

感谢我保养得宜的皮肤,我甚至感受到了他舌尖凹凸不平的味蕾摩擦我指尖纹理的碰撞。

他的舌头很软,认真品味的神情让我几乎立马就硬了,但是我还需要等一会儿。

他砸吧了一下嘴,似乎感觉没什么味道。可能后知后觉的感觉血有点脏,微微的撇了一下嘴,当然这逃不过我犀利的眼神。然后他的脸开始发红,在他拉扯女仆装的娃娃领的时候,他迷迷糊糊问我。

“屋里似乎有点热,空调坏了吗?我是说你们如果用空调的话。”

“当然不,我的小王妃。你知道的,我可是吸血鬼王族,王族的血液总有点与众不同。虽然我打算在我们完婚后再进行这一步,但是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愿意接受我的血了。真是少见的太热情了。虽然这跟我对你的人物设定有些出入,我觉得我至少得尝试五次你才会傲娇地答应,但是爱人热情点总没什么不好。反正注定是咱们俩来做,早几天也没什么的。我的臣民们都盼望着新的王族诞生呢。”

然后我就吻上了他发烫的嘴唇,青涩又柔软。

“你,,,嗯,,你在说什么,我可是个男的。。。。而且,你不先吃晚饭吗,,,,不不不,嗯,,我在说什么?好奇怪的血。。。”

(八)

我是一个吸血鬼王族,听说还即将成为第24代的吸血鬼王妃。我从四十多平米的大床上醒来,但是我的旁边没有大胸小妹,只有一个光着p股黑发长腿的吸血鬼王子。

他此刻正趴在我的身上,身体不停的起伏。别瞎想,他只是被他毛茸茸的头埋在我的脖颈处,吸我的血。

我还能听到咕咚咕咚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喝得特别的过瘾。而且似乎还有只手在四处乱摸着,摸的我有点痒,想笑。

“抱歉,和也。弄疼你了吗?是不是第一次有点不太适应。”那个人似乎误解了我身体发抖的原因,停止了吸血。

”没有“我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发。“你知道这不会让我感到疼痛的。”

“上一次王族这种结合已经是一千年前的事了,谁能具体说清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么确实像传说中有快乐的感觉吗。”

我狠狠地拍了他脑袋一下。

我们在床上又磨蹭了很久才起床。然后有个女仆过来说松本亲王到了。

女仆装撕坏了,我只好换了他拿的意见像万圣节礼服一样的奇怪衣服

“好了,我的哥哥们,你们昨天结合造成的气味炸弹,应该是已经明白无误的通知了所有的臣民,但是我们还是需要一个王族婚礼,来让大家见证一下命中注定的结合的,对吧。”他笑着。

嗯,是的,我也是他哥哥。

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

二宫和也,吸血鬼王族的王子之一,亲王,也是吸血鬼王族王储我的亲哥哥的王妃。这当然不是什么狗血的戏码,人类小朋友也千万别学这种婚姻方式。事实上,我和你们并不是一个种族。我们只是最好这么做,就像你们最好别这么做一样。

我们几兄弟的家族是吸血鬼中最古老的家族,也是力量金字塔的顶端,吸血鬼一族的王。当然为了保障这个顶端不至于过度的膨胀,大自然和我的家族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被选定的王子的伴侣会在他的血亲中间出现,和命定的伴侣结合那么后代的力量就会百分之百的传承,据说还可能更好。如果你拒绝而选择了别的伴侣,活着碰巧你没有一个伴侣,除了要冒后代力量不确定的风险之外当然也没什么其他的危害,就像松润。

至于我们参差不齐的姓氏,那是各自领地的名称而已。

事实上,很少人会拒绝天生的伴侣,毕竟我们这样的种族能找到有共同三观和谐度过一生的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更别说和其他种族在生理上的天差地别。

至于所谓的伴侣就算不被选择也没什么别的后果。只不过这类人像我,会表现的不那么像吸血鬼,比如我并不是特别需要吸血,也可以从吃饭获得能量;比如最适合我获得能量的方式反而是被自己的命定伴侣吸食血液,从他吸食时候散发的气味来获得快乐与力量。

高等吸血鬼的生育力一直不怎么样,而且大家自从与人类休战隐居之后也都闲散惯了,导致老实遵守规矩传承能力的大概也就为数不多的几个王族了。

我当初走的时候不是为了逃婚,我和我的王储相处的一直不错。但是大概几百年前吧,我大概到了青春期,我喜欢上了人类的事物,屋里的四十米大床什么的其实都是我的。不过王子也是我的,所以他睡一下也不要紧的。当初开玩笑说要去人类世界寻找真爱。结果王储大人就只是说为了我的安全,要暂时封印我的力量。这是惯例,我后来才知道。就像我知道逃避宿命本身也是宿命的一个阶段一样。

大概我真的离家太久了,开始我都没有认出这家伙。

(九)

nino回来了,真好。

松润决定回来主持婚礼,真好。



nino大概在人类世界呆的太久了,对吸血也产生了热情,虽然他理论上不需要也不热爱。但是他可以吸我的血,当然也只能吸我的血。



命定伴侣越来越少出现了,所以关于传承的知识也少了。

比如nino可能不知道,吸食自己命定王族的血,会增加受孕几率。不过我知道就好了,碰巧还有几位领主最近都吵吵说想退休陪伴侣休假,可是没有合适的后人继承。干脆就当做是帮他们解决一下问题吧。

(十)

我想回医院做医生。

想念我加班时候只有两平米的小床和屋外的四百个精神病患者。

手软脚软,腰疼,屁股也疼。

现在悔婚还来得及吗?

这段时间大家都很忙碌,松润在忙婚礼的筹备,他一向谨慎细致又面面俱到。王储大人则忙于政事,也许晚上的时候他的忙碌还包括我。保洁小妹都不知道去哪了。似乎只有我很清闲。我在也许已经是中午的时候趴在床上啃汉堡,把手里的油抹在王储殿下的金灿灿的枕头套上。

斗真带了很多瓶瓶罐罐器械工具来帮我检查身体,我翻翻白眼,王储大人大概把自己当成神枪手了吧。

不过我觉得他有点不对。

“斗真你是和松润吵架了吗?”

“不,我们没有吵架。我们挺好的。”他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可以前他看到我都会像一个吃了辣椒的鸭子一样上蹿下跳地叫个不停。

“那你能告诉我一下你的身上为什么会有另一个吸血鬼王族伴侣的气味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情况。我以前就知道斗真这孩子傻,所以我没担心过他会背叛松润,但我万万没想到这更糟糕,因为他打算让松润背叛他。

为什么我以前那个一吃一大碗,一睡一整天,除了我们哥仨就只记得住法术药理的准弟媳妇会自作主张诱拐别人的伴侣来给自己男朋友当自己的小三。

“不不不,他没有伴侣的。当初殿下第一次去找你的时候,我不小心弄错了他降落的地方。他落在了一片山地上,也许他出现的太突然了,也许与殿下没有关系,那就真的只是单纯的山体滑坡,我不确定。总之发生了事故,里面是一些结束拍摄的演员。殿下不了解情况,还以为自己去了古代。我去负责善后的时候,发现了他。其他人都死了,可是他却。。。我发现他是一个在觉醒中的王族,我想可能是他的伴侣出现了危险。这在以前和人类的战争时期很常见。你知道以前人们对王族伴侣有一种偏执的渴望,不止人类还有吸血鬼都相信你们的血肉和生下的子嗣都有奇异的力量。所以他们成年前一般会被自己的伴侣或者父母封印,以确保他们安全长大。可是如果伴侣迟迟不来解除他们的封印,或者干脆死了,那么他们自己也会慢慢失去记忆,认为自己就是个不老不死的怪人。”

“但是他意外横死事件里有某些东西唤醒了他。”

“我认为是这样的,他这种情况并不多见,而且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了吧。”

“不管怎么样,我猜松润现在一定气疯了, 你真的觉得他在乎后代吗?其他的几大领主有理想后代的也不多,真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这么守旧。何况你对我没信心吗。”我假装有底气地拍拍肚子,虽然腰真的挺酸,屁股也好疼,而且我还是有点饿。

“我不知道,也许我当时是昏了头了。”

“你确实是。”我点点头。“但是离他全部觉醒没多少时间了。”我看看被放在玻璃罩子里的那个宛如熟睡中的漂亮小家伙,“他不知道在人间流连了多久,时间越久,他觉醒的时候的反应就会越剧烈。他会迫切需要一个伴侣。”

(十一)

很多人类觉得吸血鬼转变人类是一件很随意的事情。事实上这就像人在看流逝的河水一样。流水想停下来不容易,人要留住它们看起来容易,可是保存不当很快就会腐坏。人心也是容易腐坏的东西,经过的时间一久,往往会变成连吸血鬼也会害怕的东西。让一个人类慢慢学会吸血鬼的生活方式是一件极为冒险的方式,更别提要做这件事的是个王族。

他还是我弟弟。

虽然不是想娶他的那种,但是不妨碍我爱他。我当然可以陪他去做这件事。

“他会有一个合适的伴侣的。”松润把我在医院里看到的樱井先生摔在斗真面前。“没有谁比他更合适了。”然后他就红着眼睛咬了下去。

“润!!!”斗真看上去有点后悔,但是转变是万万不能被打断的。不过作为一个吸血鬼王族,媳妇儿一向不是那么好娶的,看看我就知道了。关于行动力这一点我还挺佩服松润的。

看着眼泪汪汪的斗真和转变中依然坚持过去那个小吸血鬼那边并打开玻璃罩的樱井先生,我想虽然王族婚礼大概是不能扮成集体的,不过蜜月的话,如果他们不介意,我们还是可以一起度的。

不过眼下最紧要的是,看看死死抓住小吸血鬼的樱井先生,我可能需要趁着樱井先生的转变没结束,赶紧给他们准备一个有四十平米柔软大床的房间。

end

我大概写的太迷了,toma捡回去的那个是忍者篇里出车祸死掉的阿智。toma见竹马在一起天造地设,一时钻牛角尖,觉得血统上阿智更适合跟弟弟在一起。润本来挺生气番茄自作主张,过去一看,发现觉醒的新吸血鬼是大野智,就带着爱拔把医院里的xgg拉去变成吸血鬼跟阿智在一起了。顺便跟番茄表白心意。

爱拔拔跟润去捉xgg来跟智团团在一起,所以他知道山的故事(忍者篇),才说要等他们都醒了赶紧给他们找个床

我为了自己一时放飞自我,写死的智团团,能正儿八经的复活也是费尽了心机。😂😂😂

评论(12)
热度(25)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