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王宫里的蜜月日常

(1)

我叫相叶雅纪,是我们这一支吸血鬼王族的第24代王,我从一百多平米的镶满金子的办公室醒来。

和也发现我给他喝血的秘密了,我被赶出了房间。

我现在每天坐在空旷的办公室里那张精致辽阔足有一百平米的大理石办公桌前办理着属于我的公务。

当然还有和也的公务,和松润的。

前几天樱井转变期结束并跟大野结合了,按照吸血鬼的方式。然后,他和大野在我的王宫里住了下来,并参加了我跟和也的王族婚礼。

松润的办事能力很好,婚礼办的特别隆重,礼服也很好看。

不知怎么的,我觉得他和斗真的婚礼更隆重一些。但我是个疼弟弟的好哥哥。

自从他们办完婚礼之后就一起翘班了,因为松润说既然斗真这么担心他后代的质量,纸上谈兵终究不能解决问题。索性他们两个血统都还不错,多生几个总能找到一个能力还不错的。

于是他们就去卧室实验了。

我最得力的助手拐走了王宫里最厉害的巫师和御药师,并且完全没有回来上班的打算。

我能怎么样,除了选择原谅他们。

和也也一样,他以前是个王子,现在是个王妃,所以当然不止是我的伴侣。他至少还是个亲王,又离家好几百年,领地上的事物堆积如山,等着见他的下属多如牛毛。以前看在他是我弟弟的份上,我可以帮他处理。现在,他并不认为我是在“帮助”,每天理直气壮的把我提出门工作。

简直是幼稚剽悍又无理取闹的代表。

特别符合自强不息的保洁小妹的特征。

好的,让我们一起忘了保洁小妹这件事吧。

因为婚前单纯可爱的保洁小妹有了宝宝之后也和作天作地的妖艳那啥一点没区别。自从他发现了喝血的秘密之后就开始了试图把我隔绝在卧室之外。

不过我看过人类的孕期指南,发现怀孕的人晚上的睡眠很重要,所以有些事也只好白天做了。

不过樱井那边的情况比较复杂。松润在他的婚礼之前去看过几次。大概对他们来说生活真是大起大落吧,大野多半是被自己死而复生还变成了吸血鬼这件事给shock到了。樱井偶尔离开的时候,他整天沉默不语。我们都不知道他究竟活了多少年,也没有查出他到底是那一代那一个家族的后代。也许他甚至不属于我们这个王族,或者是那个始祖级年代的吸血鬼也说不定。毕竟吸血鬼不和人类发生战争的年代里都自由散漫惯了,早年的事情很多都没有人能说得清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至少以吸血鬼的标准,樱井翔这次是捡了一个超级厉害的伴侣。

不过吸血鬼的转变没能领樱井的妄想症好起来,据说能治愈凡人的吸血鬼王族血液也没能让他从逃避悲伤的那个世界里走出来。好处是他对大野还是有反应的,所以应该也不算是完全的没有治愈的希望吧。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得给和也送营养餐去了,顺便把我今天的用餐也解决一下。

(2)

我是二宫和也,吸血鬼一族的第24代王妃,我一个人睡在40平米的大床上,旁边没有躺着王。

腰酸,背痛,还饿。

我是个可能需要医生的病人,斗真在哪?

谁能给我拿点吃的来吗。

除了王族的血和任何跟王族血统沾边的人。

(3)

我是生田斗真。吸血鬼王族的药师和巫师。

我前几天结婚了,不过我现在想离婚。

因为我很困,想睡觉。

(4)

我是松本润,吸血鬼王族的亲王,以及樱井财团的高管。

但是目前我在假期中,忙着做实验。

(5)

我是樱井翔,是个霸道总裁,前几天我的伴侣回来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他就躺在我的身边,睡的人事不省。他那个头发支楞八叉的脑袋趴在我的胸口,根本看不出这是海报上那颗发型时尚引得万千粉丝流口水的脑袋。他的两只手居然还牢牢抓着我的头,就好像夹住一颗刚从对手那里抢来的篮球。

我猜他这次出差大概是累坏了,不过这个睡觉姿势难度还是蛮大的,还容易把胳膊压麻。所以我轻手轻脚地把他的双手从我的头上拿下来塞回到被子里去,然后把他的头转过来朝上放在他自己的枕头上,以免他呼吸不畅。

我用里侧的胳膊拄着头,以便自己可以侧起身好好看看他沉静的睡颜。此刻的他如此安静,这让我有一种岁月静好恍如隔世的感觉。大概是因为最近我们都太忙了吧,我有多久没有这么好好看看他了。

他的头发还是拍戏时染过的颜色,有些立起的发根处还沾着类似泥土或者发胶之类的玩意儿,大概回来的太匆忙没有好好卸妆吧。鼻子又挺又尖,这让他的脸总是带着那么点灵气一样,就像是童话里的精灵。嘴巴总是像不满意的嘟着,这让他看起来总像是在撒娇,不过大概只有我知道,他其实有多不善于此道。

他似乎瘦了一些,不过没有向以往一样让自己在拍摄中受伤,这让我有点意外。毕竟他总是那么拼命,而且听说这次的电影是很激烈的动作戏,我以为至少几处淤青是免不了的。

不过昨天我甚至没有察觉到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一定又是像以前一样,因为工作一结束就火急火燎的赶了最早的飞机和车回来的,所以又在漆黑的深夜或者凌晨到家,就这么倒在我身边睡下了吧。

虽然我们两个的工作注定了我们的聚少离多,但是他这么为了我赶时间,让我有种自己是个喜欢无理取闹,总是不满伴侣应酬过多的霸道总裁的错觉。

不过我真的心里其实还挺开心的。

被放平的阿智很快感觉睡的不舒坦,再次朝我靠过来。我只好躺平,再次任他躺上我的胸口。我的鼻子里似乎充满了泥土雨水混合着发胶的味道。我用一只胳膊搂住他以免他再次乱动,轻轻拍拍他的后背,让他睡的沉一点。

这种感觉很好,也让我忍不住想再睡一会儿。

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阿智不在我的身边。我想他大概又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吧,他的脑袋一刻也停不下来,似乎总是有特别多的想法。但是我肯定他多半又没在吃东西。

我知道作为一个演员保持体形有多么的重要,但是他每次接完工作总是瘦到可怕。我有好几次指着网上他的粉丝团的留言说,看,他们都让你多吃点,想要看你脸蛋圆滚滚的样子呢。他总是认真的探过头来看看,然后就眯着眼睛fufufu的傻笑。

然后继续在每一次离家工作之后把自己瘦成一张纸片。

我打算出门给他做点早饭。

走出卧室之后,我遇到了润。

“润,抱歉,我今天不想回去工作。智昨晚回来了。这次拍摄真是把他累的够呛,我看过他的日程,排得挺满的,我想和他多待几天。”

松润估计是被我气到了,愣愣地看着我足有半分钟没有说话。

润是我的副手,多年来靠着他的优秀工作,让我可以经常的矿工,对此我也是有自觉的。

“对不起。”许久他看着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怎么了,公司出了什么事么?是上个月那单生意的事情吗?我已经知道了。就算你在怎么能干,也不可能确保手下一点错事不做的。你太紧张了。我答应你,等智他的假期一结束,我就回公司扫尾。好吗。安啦,润。我们都相信你,你。。。”

润忽然笑了,“你在说什么傻话,我是说,对不起,我要先脱单结婚了。你忘了吗,这里是哪里。我们不是来参加我哥哥的婚礼吗。然后我就要结婚了。你还祝福过我的。”

这样吗?我大概是最近忙昏头了。连我们几个在度假都忘记了。

“好不容易出来度假还惦记公司,你不怕把大野惹生气吗?他可是一结束拍摄就赶过来了。”

这时候走过来一个五官深邃,但是气质却很可爱的年轻人。

“喏,我家斗真啊,你不会忘记了吧。昨天你才见过的,我的未婚夫。下个月我们也要结婚了。诶,大野,你来了,正好。快看看你们家总裁这失忆症。你一回来他就把我们的事情全都忘光了。但是别想在我修婚假的时候还赖着不去上班,哈。”然后他就带着他的伴侣离开了。

我回过头的时候,看到睡眼迷蒙穿着睡衣的智正站在我身后看着我们。

“你去哪里了?”我走过去。在别人家还穿着睡衣到处溜达多少有点说不过去,而且这样的打扮在早上也显得有点单薄。

他没说话,就是看了看我,似乎还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我摇摇头,放弃了出去找点食物的打算,拉着智回到了卧室。

(6)

我是大野智,我是个吸血鬼,尽管我曾经忘记这件事情。

但是我被相叶雅纪唤醒了,在一次足以杀死任何一个真正人类的车祸之后。

唤醒的过程很是漫长,记忆是一点一点回来的。等那段昏昏沉沉的时间结束,我勉强把失去的记忆拼凑在一起。

我在很多年前是另一个王族的后人,我的家族住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我的父母不是王,他们只是两个离群索居的王族。我是他们唯一的孩子。

这当然是可能发生的,虽然我们一向会被称为命定伴侣的吸血鬼,好像我们必须是作为我们那个兄弟的附件出生的一样。但是这当然是不对的。除去那些传说,我也还是个纯血统的王族,跟其他纯血没区别。

我们只不过是获取能量的方式不同,而且数量过少造成很少作为头生子降生。

也许如果我的父母没有那么早去世,他们会给我生一个传说中那样的兄弟伴侣,但是他们没来得及。

在我们那个年代大家由于对生命和力量的追求,加之一些误解,大家对我们这种吸血鬼有一种狂热的偏执。我的出生和我家人的离群索居让我们很快陷入了某种可预见的困局。对神秘吸血鬼的渴望和对王族血液的狂热很快让一些吸血鬼聚集过来。父母在死前用秘术把我封印,仓促地丢在了人类的世界。

千百年的流浪让我逐渐忘记了自己的出身,毕竟可以唤醒我的人都不在了。

我只是恍惚觉得自己好像不会老不会死,这让我显得很与众不同,不过不是好的意义上的。

我会记得过一段时间就让自己换一个环境以打消人们可能产生的怀疑。岁月很长,但是不停变换的新环境和飞速发展的人类世界让我的生活保持着新鲜感,并不至于无聊到厌世。我也乐于见识新的东西学习新的技能。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小翔。

那段时间,我正在一个新的城市里做一个演员,我的化妆师给我化妆的时候问我,大野先生的皮肤到底是怎么保养的,为什么看起来总是这么年轻。

我想说,我自己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最后只能干笑几下了事。

正巧那个时候作为投资者的小翔从我的身边走过,看着我也笑了笑。我心想,这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

后来我们在一起了。

小翔大概是我这么多年见过的人里最成熟温柔的一个了。但有的时候又像个小孩子一样。比如应酬太多吃胖了的时候,会揪着我问怎么样像我一样能好好保持身材。或者问我演员是怎么样让自己不长皱纹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能傻笑。庆幸的是,他似乎很喜欢我这样对他笑。

那时候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直到他厌倦了我,或者对我的样子起了疑心,我再离开他。

车祸改变了一切。

我不会老,但是我也会受伤。我只是好的比别人快一点,所以车祸的时候我确实伤得很重,觉得很痛,甚至一度以为自己真得要死了。如果相叶雅纪没有凑巧唤醒我。

他能唤醒我的原因,我也不得而知,毕竟我当年自己也只是个孩子,而经过了多年变迁的王族保留的始祖的知识也已经不多了。我们又不会像人类那样,建些城池或者图书馆来保存自己的历史。

但是我知道我被唤醒的时候,我们结合了。为此润甚至不管不顾地把小翔转变成了同类。

我一度不知道怎么面对小翔。

如果他问我,为什么我会死而复活怎么办,如果他责备说因为我的原因他被变成了吸血鬼怎么办。

可我没想到的是,他病了。

他的行为还是正常的,可是他的记忆却颠三倒四。他偶尔会提起很久以前的事,然后却当做是刚才发生的事情。有时候又看起来条理清晰,逻辑正常。

不过他最多提起的还是昨晚他又提起的那件事。

昨天晚上他又一次在午夜醒来,用一条胳膊撑着头侧躺着,看着我傻笑。

“你回来了,智。电影的拍摄结束了?顺利吗?”他抱着我,亲我。

我一如既往的伸手也抱住他,亲他,然后说:“拍摄结束啦,我回来了。”

评论(8)
热度(60)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