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在一起(1)

在车上听到提起乔任梁,想起当初自己最爱他的这首歌,于是决定再搞个事,虽然情节似乎和这歌没啥关系,cp也不是很明确,但是估计都是be,没办法,当初真的好爱他。

用到了部分死神君的设定,但是有私设,也有些死亡笔记的设定。。。吧,看了太久,很多设定不能确定了。另外就是,最近不知怎么回事老是想把翔哥哥写成渣男,这不会是饭随偶像吧,就喜欢s翔哥哥。


***

今天依然很是疲惫,天快亮了才走出医院的松本润伸了一个懒腰。因为马上要出差的缘故,松本润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尽快整理好最近的医疗档案为妙。


长时间之后的手术之后又是通宵工作,即使是年轻有为的松本润也有点支撑不住了,于是加快脚步想要快一点回家去。


天色还并不十分明亮,还带着一点早上的薄雾。松本润走着走着,忽然觉得周围的景色似乎有点陌生。



走岔路了?



松本润下意识地抓紧了手里的包,向四下张望了一下。


似乎是走错了呢。


松本润转过身打算往来时路走的时候,忽然发现路边郁郁葱葱的树林里,隐隐约约有一座精致漂亮的神社。


“这么早去神社可以吗?而且以前没注意过这里有个神社呢,好小啊”松本润嘀咕着顺着小路走进了那个小神社。“不管怎么说,参拜一下总是没有错的。”


写绘马这种看起来少女系的事情,对松本来说其实是心中暗暗期盼过的,别看他长相这么有男子气概,内心也是十足十的有个小公举的,但是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实现,想想多少有些心酸。希望他早日安息吧。松本润默默地在心里许愿,希望神社里的神明们可以感受到他的心愿。


一阵欢快的铃声响动,有一只可爱的柴犬从神社里跑出来,毛茸茸的很是可爱。松本润看周围似乎没什么人,不禁想过去摸摸这个小家伙,谁知小柴犬一声惨叫就跑开了。


好吧,即使在神社,神也不是一定立刻就会显灵的啊。


松本润摇摇头,撅了噘嘴,叹口气打算离开这个小神社。


忽然神社里的某个屋子里跑出了一个穿着宽大神官服的小个子,他似乎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正往这边急匆匆的走过来。


所以说,就算你拿比你怀里那只小柴犬还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刚才也确实没有欺负它啊。


心情坏到极点的大帅哥松本润在一个从没去过的小神社里被一条小狗尖叫着嫌弃了,但是这似乎被碰巧经过的疑似小狗主人的小神官误会了。此刻这个小个子的神官大人正抱着小柴犬站在这位冤枉至极的松本大坏蛋面前,努力的用眼神控诉他。


不能仗着你可爱就觉得自己有道理,你不能随便冤枉我的,松本润暗暗在心里给自己鼓劲,不能输给这个小孩子啊。


“嗯,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吓它的。”好吧,你可爱你就确实比较有道理一些。松本润狼狈的道了一句歉,打算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你是来许愿的么,这个是你写的?”小神官不知道用了什么灵通一下子从一大堆绘马里找出了松本润写的那个小牌牌。


松本润点点头,不明所以。


那个小神官竟然将那个绘马放到鼻子下边好一通嗅。


喂,你真不是痴汉吗?


不想惹上麻烦的松本润同学利索的选择了溜之大吉,快速地离开了这个处处透露着与自己八字不合的诡异之地。




樱井翔饱睡一晚后老大不情愿的从暖呼呼的被窝里跑了起来,顶着一脑袋鸡窝乱毛和浮肿的大脸走进了洗漱间,开始了洗漱打扮。没多久一枚闪亮亮的帅哥神采奕奕地从洗漱间走出来,仿佛刚才那个迷糊糊的会撞到卫生间门的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照例准备了美味的早餐与中午需要的食材,然后走到卧室门口,打开卧室的门,嗯,不出所料的床上的小家伙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一边看着早间新闻,一边吃完了自己的早餐。


樱井翔把另一份早饭用保鲜膜包好,确保床上的小家伙睡醒自己热一下就可以吃了。又把午饭食材放到冰箱里,写好加热的步骤,然后心满意足的走出了大门。



大野智直到日上三竿才慢慢的起床,旁边的半边床榻早已凉透了。今天的翔君也一样很勤快呢。

像个老大爷一样晃晃悠悠的起身,洗漱完毕拿出翔君留下的早餐好好的摆放到桌子上。


能将插花作为职业还能住的起这样一个别墅的人自然是不缺一双巧手的。大野智看着餐盒里拜访的精致有规矩的食材,自豪的傻乐了一会儿才开始慢慢的吃起来。


吃完早饭,大野智把餐盒摆在一边,因为翔君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过一定还是等他回来收拾,大野智知道是因为自己真的不怎么在行这种事了,虽然心疼翔君的辛苦,但是知道自己勉强做也只是添乱,决定还是去翔给他布置的画室。


画室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画和雕刻还有粘土一类,大野智叹口气翻开角落里一个画板上的画上面的布。


大野智很少画人物,并不是什么古怪的坚持,而只是单纯的没有想画的冲动,虽然樱井翔一直都建议他多画些人物画。自从自己生病醒来怎么说也有一年了,虽然没有过去的记忆,不知道过去自己这么做过没有。但他想作为现在的大野智送给他的翔君一副肖像画。可是这幅画也画了好久,大野智总觉得哪里画的不对。涂涂改改的,到现在也只是有个轮廓而已。


大野智拿出偷配的樱井翔的钥匙,悄悄的出了门。只要在翔君结束工作前回来就不要紧的吧。



相叶雅纪今天没有去自己的宠物咖啡厅。


“你这样进来很容易被式神直接攻击的”抱着一只小柴犬的神官抗议着忽然冲进来的冒失鬼。


“对不起啊,nino,你忽然联系我,我有点兴奋,毕竟那之后好久没见了。喏,我自己作的汉堡肉,你还没吃早饭吧。”相叶满脸抱歉的送上见面礼。


“比起吃的,我更想知道,这个和你有没有关系。”神官把相叶引到自己的卧室。不同于对古旧执着到偏执的其他神官,这位小神官的房间十分现代。


“喏”神官打开平板,播放起了一条新闻。


“越狱犯佐藤胜的尸体今天在城外的一座桥下被发现,初步推测,佐藤应该是一直藏匿在此,昨天晚上因为心脏病突发而死。但是根据该犯人的医疗记录显示,佐藤及其家族并没有心脏病史。。。“


“nino,我懂你的意思,发生这样的事你怀疑我也是合理的。但是你也知道我留在这里的原因,我比谁都不希望这里出事。不论我还是你怀疑的那些我的人,他们懂自己不能在这里放肆。”


“这段时间已经是第七个了。做到这种地步,真是伤脑筋,我真希望是你没有束缚好你的下属。”


评论
热度(12)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