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的彼此(3)

三天来都是这样。相叶雅纪就像是这个屋子里的另一个主人一般,和大野智如胶似漆的做着家务,经营面包店,照顾想弟弟一样的自已和大野一。连阿一晚上的睡前牛奶都不忘给自己也来一杯。要是自己不喝,哥哥还会跑来劝说自己,对身体好什么的,还叫自己和相叶雅纪好好相处,说相叶医生当初有多关照自己什么的,没有他的帮助,小一说不定就没有了之类的话。



岂可修,你明知道你说什么我都没法反驳额。喝就喝,喝完一定能长的比相叶雅纪高,我可是还在生长期的alpha,没道理比不过一个beta的。


樱井翔想着端起桌子上的牛奶杯咕嘟咕嘟的一口喝干。


不过令他糟心的还不止这些,比如还有这三天里虽然他一直霸占着大野智的卧室,可是大野智本人却一直都睡在他自己的阁楼里。



其实在樱井翔的想象里,大野智应该是顾家型的强势omega,就是那种很会工作很关注伴侣啊孩子啊什么的那种omega强人之类的。这也不怪樱井翔,毕竟从他们相识以来就是大野智在照顾他关心他,事无巨细,连他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情绪波动也会首先被他提起。


小翔今天有没有被夸奖啊,小翔最近更受欢迎了开心吗,小翔学习这么好真是厉害啊,小翔。。。


这么一个知心大哥型的人,偏偏还是个很厉害的警员,樱井翔觉得他一定是又细心又厉害的那种反差型的人格,就像警探多拉马那种看上去邋里邋遢但是超级酷炫的那种主人公了。那也是当时孤独无助的樱井翔最喜欢的泰普。


但是樱井翔没想到大野智的反差比他想象的还要大的多,这么一个在人群里的绝对发光体,居然人后话少又爱独处。每天处理完店里和家里的事情,安顿好孩子,大野智就会和他们告别后独自一个人跑进阁楼,摆弄自己喜欢的事情,或者干脆就是发呆。留下樱井翔和相叶雅纪在二楼面面相觑。



一山不容二虎,又不是一a一o。



樱井翔看着相叶雅纪的笑脸和他哄孩子的样子更堵心,只好早早回屋。但是他自然是睡不着的,望着天花板发呆,楼上一点声音都没有呐,大野智不晓得在做什么。



樱井翔想上去看看他,但是不说肯定会遇到那个老妈子一样的医生,就算是上楼之后要说什么呢。


睡不着的樱井翔只好给松本润打电话。


千里之外,正搂着爱人甜甜蜜蜜吃早餐的松本润对打断他的电话十分恼火,一股子起床气全发在樱井翔身上。


“你怎么这么笨,人家孩子都给你生了,还带你回家,你还等着人家邀请你睡一起吗?走的时候不是成竹在胸的吗,原来什么计划也没有么?你这么犹豫不决等着给你儿子的亲爹和后爹随份子钱吧。”


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樱井翔觉得松本润说的对。


我是个alpha,老让omega带节奏这样确实不好啊。


但是要怎么做呢。



海边的面包店虽然说起来浪漫的很,但是营业方面是比不过闹市区的,毕竟这里算不得什么旅游胜地。顾客除了住在附近的一些年轻人,还有就是一些来钓鱼玩的人了。所以大野智的面包店在网络上又开放了订购服务,那个面包车在不用运送原材料的时候,就是来做这个工作的了。当然这部分工作主要是会驾驶的相叶雅纪来负责的。樱井翔乐得相叶在外边跑,这样他就可以和大野智两个一起窝在面包店里了。


这一天相叶雅纪又开车出去送面包了,留下樱井翔和大野智两个人。



“尼桑,你是不是觉得腰疼了。”樱井翔看大野智一直揉腰,乖巧的过去帮忙捏捏捏。“在阁楼上睡的话,不是不太舒服嘛,不如就来楼下睡吧,怎么样。”


大野智没说话。


“哥,你别误会,我是说,你回卧室,我去睡沙发。”


“嗯”


天气好的晚上,四个人则也有时候会拿出卖剩的面包坐在海边,看看大海散步玩闹,然后踏着星光回家。真是完美啊,如果身边没有相叶雅纪。樱井翔天天拼命的想怎么去和大野智的父母说明情况,赶紧把自己的名分定下来,这样就有理由把相叶雅纪搞出自己的地盘。


大野智看他每天就差在面包店外边尿尿圈地盘了,心里也是忍俊不禁。大野智心中自然知道樱井翔心里的想法,但是他有他自己的考虑。


他不是什么青春期的少女,会真的哭着跑去问樱井翔,你对我根本就是对家人的依赖而不是对伴侣的爱。他曾经一再的拒绝樱井翔只是希望他能冷静的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

当初的时候他把樱井翔捡回家,他給了樱井翔一个栖身之所,樱井翔给了他信任和兄弟之情。如今樱井翔决定改变他们的关系,他是相信樱井翔的诚意的。但是他看着樱井翔趴在他床边哭泣的大眼睛的时候,他看到的还是期待被肯定和被需要的心情,一如当年那个在学校门口开心的被他叫着回家吃饭的少年。


但是大野智没有拒绝他。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人有那种能力,当你需要一个人爱你的时候,他給你的爱正好是你需要的模样。更何况他和樱井翔之间隔着岁月的洗礼。


开始的唐突,未必会结束的仓促,好园丁知道,牡丹芍药狗尾草好好培育皆可成才。



当他看到樱井翔面对自己父母,面对小一,面对相叶雅纪的时候,他确信了自己的想法。只依靠别人的肯定才能前进是不可以的,他不希望在学习和工作中都能做到冷静有主见的樱井翔,在面对他的时候会失去理智,潜意识里认为大野智就是爱护他包容他的代名词。因为那样的话,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早晚会变成樱井翔对于逝去的被包容少年时光的重温,而这与现实背道而驰的愿望在重逢的喜悦和夙愿得偿的喜悦褪去后早晚会变成他们爱情和家庭中裂痕。



行动乖张出人意表的人往往内心极为的倔强和固执。因为有着自己为自己负责的全部意识,并不认为别人反对就会放弃,所以反而会招致很多奇特的事情。


对于大野智,不能放弃受欺负的弟弟不管,不能把已经孕育的孩子抛弃,不能随随便便开启新的家庭,这些就都是他的坚持。


大野智知道,如果自己说出这些,可能会被说成是王子病,瞎折腾自己的alpha,太傲娇什么的。但是他希望樱井翔至少能意识到自己是在选择怎样与众不同的道路。


年龄差恋爱并不是当你的额头有了皱纹时候对方还光洁如初的尴尬,更是你示爱的时候想这西餐电影红酒说走就走旅游的时候,对方可能想的已经是拖地洗衣做饭要少放盐变冷要穿秋裤这样的无趣事,还有当你能展翅高飞大展宏图时可能不得不因为自己家人的关系不能远行的失落。

可能年少的浪漫会提早的结束,成长的经历也会错位。

樱井翔还年轻,甚至还没有毕业,有大把的好前途。大野智希望他那充满了久别重逢的惊喜的恋爱脑至少能冷静一点意识到一点他们之间的关系的时候再来决断他们的未来。


虽然一切都不是不可调和的,但是大野智宁愿在开始的时候多浇一点冷水给他。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鼓励和帮助还是应该占主导地位的。


于是说好的樱井翔晚上睡沙发就这样变成了卧室里的地铺。


评论(2)
热度(17)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