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粽子才是真理(1)

自从写完小怪兽,莫名开始涨粉了,这让一直尬写的我有点惊慌,难道大家其实喜欢短篇童话智?

减肥的甜食控看着别人吃粽子真是馋,就写个甜粽子智的故事好了。请咸粽子派不要打我,我真的都喜欢吃的。




二宫和也送给松本润一颗粽子。


“特意从神社求来的,据说今天吃掉会有好运气。所以赶紧吃掉,说不定还可以辟邪的啊,没准还可以帮助你的巧克力店的生意好起来额。”二宫和也如是说。


松本润回到家里取出粽子。


晚饭吃这么不好消化的东西是不是不太好?


神社的东西,该不会放了很久不新鲜了吧?


算了,表哥的一番心意呢。


剥开粽子皮,试探的咬了一下。


二宫和也,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不是咸粽子啊?不知道本大爷不喜欢吃甜食的吗?


是的,著名的巧克力甜品店的现任店主松本润先生是个甜品接受无能的怪人。


不能吃干嘛要用来做职业?


“因为吃的东西可以做成像艺术品一样的东西,还可以产生让人幸福的感觉不是很棒吗?而且,你看做巧克力的时候,各种材料的甜品的材料啊,火候啊,手法啊,要求不是很严格吗?那种感觉超级棒啊。”松本润如是说


不是很懂你们看少女漫长大的处女座。


总之,被哥哥恶整吃了甜食的松本店主有些不开心,把咬了一个牙印的粽子丢在垃圾桶里,就回屋去睡了。




饱睡一夜之后,松本润觉得心情好了一点点。虽然自从失恋之后,莫名其妙的店里的生意也开始下滑,但是今天也要更努力的把更好的甜点制作技术展现出来啊。


这么想着的松本润店长顶着早上的鸡窝头开始了早上的洗漱工作。


遭啦,昨天的垃圾没有处理。那种食物丢在垃圾桶里一晚上不会有味道吧。


把牙膏沫冲洗干净之后,松本润走进了自己的厨房。



“喂,你是谁啊。”


奇怪的事情出现了。

松本润走进自己的小厨房发现自己的垃圾桶边上有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孩子,圆圆滚滚白白净净的,正倚着垃圾桶睡的香呢。


“喂,你是谁啊,怎么会在我家?”


惊吓过度的松本润立刻叫来的附近的巡警。


高个子的相叶雅纪巡警先生仔细地听了松本润的解释。


“您是说,你一觉睡起来,这个孩子就无故地出现在您家里了?

怎么可能嘛,难道是亲戚家的孩子?没有大人开门怎么可能进的来啊,这么小的孩子走路还要大人牵小手呢,对吧小朋友。”一边说一边还要逗小朋友开心的相叶雅纪明显不相信松本润的说法。

“呐,松本先生,如果您一定要坚持您的说法,那我也只好公事公办了呢。您确定是走失的儿童吧。那这样的话我也只好先把他送到孤儿院去了呢。

好可怜啊,本市的孤儿院刚刚破产啦,这么小就要一个人被送到好远的地方呢,明明这么可爱的孩子却要被再次抛弃啦。你看他这么一言不发的样子,说不定是被拐骗来的小孩啊,说不定还遭受过虐待,有可能是大案子啊。那样真是很难找到他的父母呢。

哦?这么可爱的脸上好像有个小坑啊,是天生的吗?让我拍下照片吧,总算是有点特征啊。不过说实在的。这么老实又可爱的孩子在孤儿院一定会被欺负的吧。可怜啊。

说起来松本先生您是开甜品店的吧,听说最近要参加甜品料理大赛了吧,真是有本事啊。出了这么离奇的案子,一定会有记者来采访吧,到时候知名度一定会上涨啊。“


“啊,不用啦,对不起,巡警先生,我忽然想起来这是我表哥家托我照看的孩子,真是的昨天宿醉真是耽误事。一大早上就睡糊涂了。”


“您亲戚家的孩子?”相叶雅纪收回了去拉孩子的手,“您刚才还说根本不认识这孩子啊。”


“额,是这样的,昨天我表哥从老家来找工作,这孩子的妈妈早几年去世啦没人照看。于是表哥就把这孩子留在这里托我照看了。可是我昨天和他喝了太多的酒,加上我早上一向脑筋很不清楚,所以。。。对不起啊,巡警先生,给你添麻烦了。”松本润的态度忽然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仅承认这个孩子是自己的表亲,还变得彬彬有礼起来,完全不像刚才叫巡警来的时候一副起床气的样子。



相叶巡警总算是离开了。


松本润也松了一口气。


根本不能再现在这个时候搞出新闻啊。松本润想着。


当初气势十足的想要继承家业,千里迢迢去国外学习做甜品的技术。回来的时候也搞得沸沸扬扬的,谁知道这几年下来店里的生意却越来越不好了。这次的比赛是自己挽回声誉的大好时机啊,如果现在和幼儿拐骗的案件扯上关系会有大麻烦的吧。


总之就先留下他几天好了,等到比赛结束就立刻把他送去隔壁市的孤儿院就好啦。


“喂,小鬼,最近先住在这里吧,但是说好了不要给我找麻烦哈。哥哥最近很忙,过几天就带你去找粑粑麻麻。你现在先去和哥哥洗个澡,然后我带你去买衣服。真是的,你为什么老是要死死抓着这个脏兮兮的粽子皮啊,黏糊糊的。你不会是把我昨天扔掉的粽子吃掉了吧。那个东西小朋友不可以吃啊,肚子有没有疼啊,算了一会儿身边去做个体检好啦。”


念念叨叨的松本润拿走了小孩子手里的粽子皮,然后就拉着他去洗澡了。


评论(9)
热度(54)

© 智智新剧前告别三位数 | Powered by LOFTER